通知公告 新闻动态 学术研究 苗族人物 苗族语言 风俗习惯 宗教信仰 苗族节日 历史钩沉 文化遗产
苗医苗药 苗族绝技 民间故事 苗族服饰 苗族银饰 苗族工艺 音乐舞蹈 影视天地 苗族美食 苗族村寨
区域经济 苗疆旅游 文化教育 书画摄影 产品推荐 法律天地 苗族企业 文学之窗 苗族论坛 关于我们
主办单位: 贵州省苗学会
《苗学研究》及《中国苗族网》投稿邮箱:2114621977@qq.com在线投稿
  您当前的位置:网站首页 >> 学术论文 >> 袭九黎制
袭九黎制
作者:石朝江 来源:本站原创 日期:2020-03-26 阅读:730

我们前面已经考察了三苗的渊源与由来,三苗之地望即疆域。现在我们考察三苗沿袭蚩尤九黎之刑法,即三苗之君仿蚩尤九黎制而重刑法。


梁聚五在《苗族发展史》有一段精彩的表述:“黄帝战胜蚩尤,并把蚩尤在中冀杀死了以后,而蚩尤率领的一群,当然,有的随着他的首领牺牲了,有的做了黄帝的俘虏。可是没有牺牲和被俘的人,也不在少教数。这些人,在当时的打算,除了另推首领,收拾残部,作卷土重来之计外,只有退出黄河流域,转入别的有利地带。前个办法,似一时不易做到;后一个办法,或可能行得通。究竟往哪里走呢?北进有狄,西进有羌。当这残败之余,怎能够和他们交手?最好,迅速脱离敌人的追击,向着长江流域撤退。自然,由黄河流域到长江流域,沿途都有蚩尤的余部。而所谓铜头铁额,吃沙石,耳生硬毛,头有角,能角人的八十一个兄弟,除了战死者外,他们还能够有力量,扫除沿途的一切障。他们到了长江中游,便在那里建立一个新兴的国家。这国家,就是后来的三苗

我们认为,梁聚五的考证应当符合历史实际的,蚩尤战死后,其余部向南撤退,中国史籍确实没有发现撤退中遇到阻力的记载,因为从黄河流域到长江流域,沿途都蚩尤可控势力范围经过几百年后,九黎余部又能够在长江流域崛起而建立三苗或三苗国,也证明了从黄河流域到长江流域原本也是蚩尤的势力范围。


中国史籍之所以把九黎余部南下的族裔称为三毛国、三苗国、三苗之国、三苗之主、三苗之君等,一是因为三苗是当时南方长江流域最大的部落集团之一,它可以与华夏集团的尧、舜、禹相抗衡;二是三苗之君仿蚩尤九黎重刑法,确确实实具有了最初的国家雏型。表明,三苗与九黎在制度上有因袭继承关系

如前所述,中国史籍对三苗既称国又称诸侯,国或诸侯必有自己的首领或王。遗憾的是,中国史籍对三苗国的首领或王,记载的太少。广泛查阅中国史籍资料,作为一个部落联合体的三苗或三苗国,其首领几乎只有罐兜一说可信《山海经·大荒北经》:“罐兜生苗民。”《山海经·海外南经》:“罐兜国在其南。”《战国策·秦策》姚宏注本:“尧伐罐兜,舜伐三苗。”《荀子·议兵》:是以尧伐罐兜,舜伐有苗。

那么,三苗是怎样沿袭蚩尤九黎之刑法,即三苗之君是如何仿蚩尤九黎制而重刑法的呢?

 

《尚书·吕刑》:“苗民弗用灵,制以刑,惟作五虐之刑曰法。”注曰:“三苗之君,习蚩尤之恶,不用善化民,而制以重刑,惟为五虐之刑,自谓得法。”

《十三经注疏·尚书·吕刑》:“三苗之国君习蚩尤之恶……而更制重法,惟作五虐之刑,乃言曰此得法也……苗君久行虐刑,民惯见乱政,习以为常。” “此苗民在尧之初兴,使无世位于下国。”

《伪孔传》:“三苗之君效蚩尤之恶”。

可见,“三苗之君,习蚩尤之恶,不用善化民,而制以重刑。”“苗君久行虐刑,民惯见乱政,习以为常。” 也由此可知,三苗之中已有“君子”、“小人”之分,开始有了阶级分化,其制度中沿袭了蚩尤九黎的刑法。三苗之君成了凌驾于社会之上的力量。这种力量,正如恩格斯说的“把冲突保持在‘秩序’的范围以内,这种从社会脱离的力量,就是国家。”所以,中国史籍把九黎余部南下的族裔称为三毛国、三苗国、三苗之国、三苗之主、三苗之君等,这就不足为奇了。

日本著名学者鸟居龙藏在他出版的第一部《苗族调査报吿》中说:“古代苗族曾在长江畔建立三苗国,已有设立一种制度之程度(铜鼓亦已铸作使用),决非极端未开化之野蛮民族。今虽不能见其昔日之状态,然其文化之程度则已至农业时代,而以农为生活之基本也。”

蒋志华主编的《中国世界部落文化》也说;“当禹的夏部落联盟进入奴隶社会时,三苗部落中已有“君子”、“小人”之分,并开始有了阶级分化。有的文献记载:三苗“惟作五虐之刑”,说明其制度中已有了刑罚。”

郭沫若在《中国史稿》列出大禹征苗誓词后说:“所谓三苗的罪名……另一条是用刑罚,作五刑。这当然算不了什么罪名,反而说明三苗已开始发生阶级分化,在当时也是比较先进的部落。”


关于三苗“惟作五虐之刑”,李学勤等在《中国古代文明与国家形成研究》中考察得比较详细。他们说:“伐三苗虽然发生在夏王朝建立前夕,但这时社会已发生深刻的变革,关于这时苗民社会状况,《尚书·吕刑》载:“苗民弗用灵,制以刑,唯作五虐之刑曰法,杀戮无辜……泯泯棼棼,罔中于信,以覆诅盟。虐威,庶戮方告无辜于上,上帝监民,罔有馨香德,刑发闻惟腥。皇帝哀矜庶戮之不辜,报虐以威,遏绝苗民,无世在下。”“弗用灵”之灵,旧释解作“令”,或“善”。徐旭生引《说文》释“巫”,这很有道理。因为在氏族制度的时代,规范人们社会行为的只有习惯法。以后,随着私有制的发展,开始出现各种违背传统习俗的事。正如恩格斯所说,氏族“是被那种在我们看来简直是一种堕落,一种离开古代氏族社会的纯朴道德高峰的堕落势力所打破的……最卑鄙手段——偷窃、暴力、欺诈、背信——毁坏了古老的,没有阶级的氏族制度。”而对待这些新的问题,开始还是用宗教手段,如民族学资料中常见的“神判”定罪、处理,以后才出现了“法”。所以“苗民弗用灵”,“作五虐之刑,曰法”,是说苗人不用传统的原始宗教的手段维护社会秩序,而是用严酷的刑罚。虽然“神判”往往更为野蛮残酷,但被笼罩在神的光环中,在原始社会仍有很大的权威性。苗蛮集团中首先出现的进步因素反而成了罪行。不仅如此,文中所说“泯泯棼棼,罔中于信,以覆诅盟”等谴责苗民人心欺诈,社会紊乱,抛弃信义,背叛盟誓,滥用暴力等等“罪名”,也说明当时苗蛮集团文明因素的成长已走在黄河流域之前,这在考古学研究方面已经提供了不少证明。”


徐晓光等在《苗族习惯法研究》也考证说:“古苗集团在九黎蚩尤时期,将战争所用之刑用于对内部的统治,破天荒地‘延及平民’。到三苗时期,对内部的统治则完全拓开了‘制以刑’的缺口。可以说,古苗人先于华夏民族出现法与国家的雏形。古苗人的‘五刑’开创了中华法源的先河,这对于我国后奴隶社会、封建社会的刑法产生了深远的影响。”徐晓光另在《中国少数民族法制史》中还说:“三苗初始时间先于夏族,进入邦君私有制阶段的时间也早于夏族……三苗的刑罚也早于夏族,传说苗族始祖蚩尤既是战神又是刑神。”


石宗仁在《荆楚与支那》中也考证说:“对三苗的五虐之刑,民国学者卫聚贤在《吴越民族》中指出:‘鲸劓刑为苗民法。鲸即黥’。民国另一学者陆树枬在《吴越文化论丛》一书中又说:‘《呂刑篇》,爰始淫为劓、刖、椓、黥。’孔子曰:‘三苗之主顽凶苦民,始为截耳鼻,椓阴黥面。’对三苗的五虐之刑,文献记载为‘劓、刵、椓、黥、刖’,或‘劓、刖、椓、黥’,合起来为‘劓、刵、椓、黥、刖’五刑……以上五刑,即为三苗的‘五虐之刑’。作为刑罚的对立面,即为犯罪或反抗、反叛。严厉的酷刑,反映了当时明显的阶级对立。刑罚(法) 属于上层建筑范畴,构成此种刑罚的社会基础,显然是互为矛盾、互为对立的双方。它反映了当时社会已分化为压迫者统治者与被压迫者被统治者之间、富主与贫民之间、强权者与弱众之间的对立关系。酷刑的实质,就是阶级的对抗。”


从以上史料记载及专家考证资料,可以看出,蚩尤九黎发明的刑法,其余部撤退至长江流域后,三苗之君仿蚩尤九黎制重刑之法,三苗与九黎在制度上有因袭继承关系,三苗是蚩尤九黎南下那一部分的后裔。

编辑:网站管理员【关闭窗口】 【返回顶部】 【打印文章】
上一篇:三苗地望
下一篇:挖掘杨家将历史文化 推动城步文旅产业发展
相关信息
最新图片
最新发布    
·贵州从江: 下江镇中心...[新] (07/05)
·贵州从江:下江镇开展“...[新] (07/05)
·缅怀先烈忆历史 锤炼党...[新] (07/05)
·江苏孟琴女士爱心团队心...[新] (07/05)
·刚边乡中心小学开展“童...[新] (07/05)
·奇特图腾树 厚德蚩尤魂 (07/03)
·荆蛮与楚国 (07/02)
·同源共祖 (06/29)
·余热生辉“再奋蹄”,退休... (06/29)
·一只泣血的疯狗在狂吠 (06/28)
苗族人物    
·王贵旭:第一书记勇担当... (06/11)
·石朝江:自题小像 (04/11)
·2020年纳雍县小花苗赛鸽... (03/29)
·选 春 联 (01/20)
·春节有苗族文化活动啦!... (01/20)
热点关注    
·迎新春-蝶韵枫彩鼓声来:2...[11940]
·贵州赫章:《苗族大迁徙舞...[4391]
·贵州从江:苗族同胞欢度“...[4376]
·贵州纳雍:六百年遗风——...[3520]
·“众志成城 共克时艰 同...[3450]
·赫章县苗族传统文化传承学...[3430]
·搭乘“一带一路”快车道 苗...[2557]
·大方县苗学会主题教育实践...[1212]
·侯艳琴——新时代苗族“仰...[240006]
·试谈苗族的历史框架[152667]
推荐信息    
·爱心款:捐款实时公告! [02/26]
·“众志成城 共克时艰 ... [02/20]
·苗族文化“追梦人” [03/16]
·迎新春-蝶韵枫彩鼓声来:... [01/20]
·丹寨县贺岁公益电影《安... [01/19]
·十五年风雨路,亲情一家... [11/29]
·贵州省苗学会简介 [06/08]
·《苗学研究》杂志简介 [06/07]
·《中国苗族网》简介 [06/06]
·中国苗族网联系方式 [06/05]
 
Copyright www.chinamzw.com 版权所有:贵州省苗学会 备案/许可证编号:黔ICP备20004653号-1 贵公网安备:52011102002516号
地址:贵州省贵阳市花溪区贵州民族大学老校区六号教学楼211室 电话:0851-85620228
网站管理:13688513435(潘昌勇) 投稿邮箱:2114621977@qq.com 中国苗族网QQ群:37732091
免责声明:部分文字及图片转载于互联网,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果有侵权,请告知本站,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谢谢您的合作!
网站设计:贵州狼邦科技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