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知公告 新闻动态 学术研究 苗族人物 苗族语言 风俗习惯 宗教信仰 苗族节日 历史钩沉 文化遗产
苗医苗药 苗族绝技 民间故事 苗族服饰 苗族银饰 苗族工艺 音乐舞蹈 影视天地 苗族美食 苗族村寨
区域经济 苗疆旅游 文化教育 书画摄影 产品推荐 法律天地 苗族企业 文学之窗 苗族论坛 关于我们
主办单位: 贵州省苗学会
网名题写: 杨光林 会长
《苗学研究》及《中国苗族网》投稿邮箱:2114621977@qq.com在线投稿
  您当前的位置:网站首页 >> 苗族村寨 >> 拜谒久两
拜谒久两
作者:张晓华 来源:本站原创 日期:2019-10-16 阅读:185

我已经三度拜谒久两(jees  liangx)苗寨。

对于很多人来说,久两是陌生的。即使是土生土长的黔东南人,如果不是对苗族传统文化情有独钟,也未必知道久两的存在。

的确,久两太小,以致于在百度地图中,只能搜索到它的上一级单位九连村。她深居雷公山腹地,方园几百公里群山蜓绵,谷深林密,人烟稀少,村寨分散,离最近的集镇近二十公里,离县城更是八十多公里。以前不通公路,外出全靠双脚步行,要想到县城去赶场,天不亮就出发也得急行一整天。

若干年前,我第一次随大哥到访久两苗寨。那一次寻访,她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成了我心目中的圣地。

那年春节,大哥说要带我去看一个地方。我在毫无思想准备的情况下,便随大哥出发了。过南宫时,我们在集市上买了几斤猪肉和糖果带在车上,大哥说是拿去找午饭吃的。出了南宫,山道弯弯,一路上行,过了坡顶山坳后公路如一根藤蔓向下蜿蜒,在林间左牵右绕,一直下到山脚,与一小段难得一见的柏油路相连。未来得及高兴,车子突然向左急转弯,柏油平路瞬间变成了爬坡黄泥路。山路陡峭崎岖,路面凹凸湿滑,越野车像一只发怒的雄狮,发出低沉的轰鸣,左奔右突,一口气冲到古树参天的山坳上。又一个左急弯,眼前视线豁然开朗,只见一座寨子静静地躺卧在山洼里,沐浴在冬天朦胧的晨曦中,房子为青一色顶盖杉木皮的两层吊脚木楼。

这就是久两苗寨,传说中的党固松计(久两苗寨古地名,苗语:dangx ghaod dlongb jit)。

我老家与久两苗寨分属不同的两个县,相距较远,从来没有任何交集,也无一亲半戚。下得车去,正是午饭时分,我在心里琢磨着去谁家吃中午饭的问题。大哥似胸有成竹,提上我们在南宫买的猪肉和糖果,径直往寨子下方的山梁上走,树荫下是一栋崭新的吊脚木楼。我满腹疑惑,亦步亦趋跟在他后面。

木楼房门大开,大哥径直走进去,似熟人般用苗语大声叫唤:“有人在家不?”“有!”从里屋传来响亮的应答,一位个子矮小却精神矍铄的老人出现在我们面前。老人伸出右手与大哥接握,略显惊讶地说:“哎呀呀,崽!原来你们也是苗家人啊,快进屋!快进屋!都是一家人。”不用太多解释和客套,老人热情地把我们迎进家,安排我们与之前先到的两位寨邻围坐在火塘边。听说我们来自遥远的州府凯里,说着音调相似词汇完全相同的苗语,大家一坐下便成了熟人。

主人名叫吴胜光,六十出头的年纪,3个儿子及其媳妇全部外出打工,孙子们也都跟了去,家里就剩下他和老伴留守。后来大哥跟我说,其实他与吴老并不熟识,那天看他家居住环境优美清爽,便随机认门。不曾想,一见面吴老便说大家都是一家人,是同源同宗的兄弟,这让我们这些远方来客一见面就收获了满满的亲情,距离一下子就拉近了。

那天,我们围坐在火塘边,一边品尝吴老老伴自酿的米酒,一边听吴老长一句短一句讲述久两苗寨的前世今生。

久两是一个只有160多户700多人的古老苗寨,居住吴、杨、唐、顾、邰、万6个姓氏,隶属剑河县太拥镇九连村。说她古老,那是当之无愧的。

相传,2000多年前久两苗寨已经存在,古时名叫党固松计(苗语,dangx ghaod dlongb jit)。据苗族古歌《焚巾曲》所唱,乌两苗寨是苗族在黔东南大规模迁徙的最后一个分迁地。当时在那里生活着一个庞大的苗族支系,始祖名达荡。达荡育有九子,渐渐地九子繁衍成九个大房族,几万人众。彼时整个党固松计的山沟坡岭到处是房子,田间地头到处都是人们劳作的身影。逢年过节,木鼓声、芦笙曲、飞歌调此起彼伏,响彻山岭;村头巷尾、田边地角到处是盛装人群,老人们饮酒踩鼓寻欢作乐,年轻人唱歌吹芦谈情说爱,整个苗寨俨然歌的海洋舞的世界。

族群繁衍,人丁兴旺,是人类自诞生以来就孜孜以求。可是,我们古老的党固松计已经越来越难以承受族群繁衍带来的生存之重。苗族古歌唱道:

雀多窝窝住不下,

人多寨子容不下。

难容火塘煮饭吃,

难容簸箕簸小米,

难容脚板舂碓杆,

…………………

日子实在太艰难。

党固松计何去何从已成为迫在眉睫的沉重选择。于是九个祖公齐聚一堂,商议族群生存大计。最后决定将代表鼓社的家族大鼓一分九瓣,九个房族各持一瓣,除了老大当达荡房族留守故土外,其余八个房族则外迁到到其他地方去,重新开辟建设新家园。这就有了后来散居在剑河县革东、久仰、柳川,台江县台拱、施洞、南宫、方召,施秉县马号、双井,镇远县京堡、报京等乡镇和地区的众多苗族村寨。

离别前夕,九兄弟怀着无比沉重和不舍的心情,每人面前酌满了一碗米酒,老大当达荡一声吆喝,众人仰脖一饮而尽……之后便扶老携幼,牵牛挑担,泪别故土,爬山涉水,踏上新的征途。兄弟从此天涯!

为了记住共同的根基和血脉,他们在党固松计(久两)东北面的向阳坡上栽岩以示铭记,九块不同指向的岩石表示九个祖公的新居方位。同时,预留一丘50挑的公共午饭田,由一户勤劳的留守兄弟耕种,供今后家族成员南来北往经过时无偿食用。他们还约定,13年举行一次牯藏节,届时九个房族的兄弟姐妹重聚祖源地党固松计吃牯藏,踩木鼓吹芦笙,重温甜蜜旧梦,重拾久违亲情,让子孙后代铭记自己的根和源。

悠悠岁月走过2000余个春夏秋冬,山野青了又黄黄了又青,四季在党固松计(久两)的田野上交替和轮回。远迁他乡的同宗兄弟姐妹已渐行渐远,鲜有回来了,偶尔想起,回来沿寨边的人井鬼井、人鼓场鬼鼓场、栽岩坡、午饭田一众古迹走一圈,略抒怀古之情后又远行,如我。留下来的,依然努力躬耕劳作,繁衍着希望,静候游子归来。

遗留在故土的历史遗迹不因时光冲洗而褪色,它让族人常常怀想那些发生在遥远岁月里的故事。

难得2017年国庆中秋两节叠加,假期比平时多出了一天。一次聚餐,侗族作家贵和兄听我讲述乌两的故事后,对此表现出浓厚的兴趣,嘱咐我有机会带上他。两人一拍即合,于是便有了第三次久两之行。

我们也是在午餐时分到达久两苗寨。一下车,我就迫不及待带领一行人,直奔寨子下方山梁上的吊脚楼。木楼崭新依旧,房门依然敞开。

一对年轻夫妇和两个半大孩子坐在大门前,地上放着两三件行旅,似乎要出门远行。我问他们要去什么地方?妇人答道:“村小学已撤并到县城,我们要去陪读,一年光是房租费就要8000元。”我说不去行吗?妇人说方圆几十公里的小学都全部撤了,不去两个孩子就要失学。夫妇俩一脸无奈。

我这才转入正题,问她公公在家不?妇人用手往屋里一指,说:“在。”说话声惊动了屋里老人,只见吴公从里面应声而出:“崽!我在家呢!”老人喜悦之情溢于言表,显然他老人家还认得我。

六年过去,老人除了略显苍老外,身体依然硬朗结实。他把我们带去的肉和菜交给老伴,稍事安排便带我们出门。

吴公房后寨脚边有几株高大的青钱柳,粗可怀抱,枝头结满了一串串状如铜钱的果实,迎风摇曳,叮当作响。我们从树下走过,老人用手指着枝头的青钱果串说,那果实能降血压,很值钱,一斤要卖60元钱。我说为什么没人上树摘下来拿去卖呢?老人说他们这里从来没人上树摘,要等果子成熟后自然掉落,才去捡拾。至于为什么,老人没有多说。

苗族先民认为人的灵魂生生不息,可以转世轮回。人死后,他的灵魂不灭,仍以另一种方式生活在我们周围。在苗族民间传说和古歌中,党固松计(久两)不仅是族群迁徙途中的重要驿站和最后的分迁地,也是亡灵返回东方故土的必经之路,南来北往的亡灵都要在这里作短暂停留,补充给养后才继续上路,最终回到东方大海边,回到土地肥沃的黄河流域。为了让过往族人的亡灵得到休养生息,像活人一样生活,党固松计(久两)的先民们参照人世间的生活方式,建有专供亡灵使用的水井和鼓场。

老人带我们来到一口水泥浇注的水井前,说这是人井,专供人类饮用的。人井前方有一口小池,专供鬼魂洗漱。在人井上方50米处,是一口鬼井。我问为什么叫鬼井?老人解释说,这口井的水一般不作人类饮用水,主要用来为亡者沐身和葬礼祭祀及供亡灵饮用。自从家家户户接通自来水后,没人再去那里挑水,人井便逐渐丧失了原有功能,现在有十多只塑料蓝靛桶在井边一字排开,那里成了村妇们浣纱染布的场所。

鬼鼓场就静静地躺卧在寨子东南面300米外的山梁上,与人鼓场比邻。位于上方的是鬼鼓场,位于下方的是人鼓场,每个鼓场能容纳百多人集中踩鼓吹笙。每逢节日,人鬼同庆,但不能同乐,以免鬼魂不小心祸害人类。踩鼓时人鬼分开,人走人鼓场,鬼入鬼鼓场,人鬼不相犯。

人鼓场已弃用多年,鬼鼓场不知鬼众是否还在使用,反正现在两个鼓场均已长满了杂树野草,看不清其原貌了。如果不是当地老人带路,外人真难知道那两个鼓场的存在。

时隔六年后再访乌两,让人顿生感慨。山还是那座山,村寨还那个村寨,所不同的是现在县里搞村寨亮化和旅游开发,通村公路变成了水泥路,村寨步道全部进行路面硬化,道路两旁立起了太阳能路灯。以前用石头精心修砌的人井鬼井,现在全部把岩石拆除重新用水泥砌板浇注;甚至连栽岩坡也被改变了原貌,九块石头上面建起了遮风挡雨的长廊,让它们不再被风雨侵蚀。久两苗寨似乎比以前更漂亮了,但如此以破坏原生民族文化为前提的村寨亮化和旅游开发,不免令人徒生惆怅。不知这是旅游开发还是对民族人文古迹的肆意践踏和破坏?不知亡灵们是否还认得他们曾经生活的故土家园?

同样,为了整合所谓的教育资源,不顾山区实际强行并校,加重了本身还未脱贫学生家庭的负担,置广大山区贫困学子于失学的境地。

盲目的旅游资源开发和一刀切的教育资源整合,都应引起相关职能部门的沉思和重视,否则事与愿违。

仲秋午后天气宜人,合适观光旅游。吴公一直陪着我们在栽岩坡风雨长廊里驻足,在公共午饭田和姊妹放鹅田阡陌间流连……每一处古迹都有一个故事,或感人肺腑,或令人唏嘘,每一个故事都凝结着民族的美好愿景和兴衰哀乐。

如前两次一样,参观完古迹,我们返回吴胜光老人家吃午餐。或许因为沿途风光秀美、故事感人,虽然已是午后一点过,竟然全无饿意。吴老的老伴早已在大门口空地上摆上桌子,一锅诱人的清汤黑毛猪肉火锅正冒着扑鼻的香气,在电磁炉上嗞嗞叫唤。我们一行旅人与两位老人,围坐桌边,在浓浓的亲情里和呢喃的母语中,尽情地享用难得的故园午餐。

又与前两次不同,不知是吴老家自酿的米酒劲太大还是我喝得太多,反正这次我醉得有些厉害,怎么回到凯里一点记忆都没有了。

离别时我与吴老约定,我还会抽空回去,时间定在苗年,定在九个房族兄弟姐妹回归团聚的那一天!

 

编辑:网站管理员【关闭窗口】 【返回顶部】 【打印文章】
上一篇:交包寻访
下一篇:邂逅格头
相关信息
最新图片
最新发布    
·黎平:东西部协作让残疾... (12/07)
·浙江省杭州市萧山区纪委... (12/06)
·探求高效课堂 促进课... (12/06)
·纳雍县化作乡召开“不忘... (12/06)
·寒潮涌 种植忙 (12/05)
·大方油杉河党工委召开“... (12/05)
·从江县刚边乡中心小学举... (12/05)
·大方县油杉河管委会组织... (12/05)
· 大方油杉河风景区管理委... (12/05)
·贵州省苗学会2019年学术... (12/05)
苗族人物    
·激情、亲情、族情 (10/14)
·纳雍籍抗美援朝英雄:刘... (10/02)
·王昌国:用苗医术攻克双胞... (09/08)
·苗族文化“追梦人” (03/16)
·助农脱贫:龙明文的回乡... (12/09)
热点关注    
·迎新春-蝶韵枫彩鼓声来:2...[10913]
·潘定发:再建议要下大力深...[9636]
·贵州赫章县铁匠苗族乡脱贫...[4147]
·贵州省苗学会2019年会长会...[4009]
·贵州从江:苗族同胞欢度“...[3438]
·贵州赫章:《苗族大迁徙舞...[3306]
·赫章县苗族传统文化传承学...[2555]
·贵州纳雍:六百年遗风——...[2521]
·赫章芦笙舞《飞笙踏月》斩...[2164]
·搭乘“一带一路”快车道 苗...[1667]
推荐信息    
·关于2019学术年会论文投... [11/06]
·七星关区水箐镇:杨富贵... [10/09]
·贵州省苗学会2019年学术... [08/27]
·贵州赫章县铁匠苗族乡脱... [08/26]
·贵州省苗学会2019年会长... [08/14]
·潘定发:再建议要下大力... [06/06]
·苗族文化“追梦人” [03/16]
·贵州大方:牛场乡苗族花... [02/28]
·迎新春-蝶韵枫彩鼓声来:... [01/20]
·丹寨县贺岁公益电影《安... [01/19]
九黎旅游
 
Copyright www.chinamzw.com 版权所有:中国苗族网 黔ICP备11001344号-1
主办单位:贵州省苗学会 地址:贵州省贵阳市花溪区贵州民族大学老校区内 电话:0851-85620228
网站管理:13688513435(潘昌勇) 投稿邮箱:2114621977@qq.com 中国苗族网QQ群:37732091
免责声明:部分文字及图片转载于互联网,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果有侵权,请告知本站,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谢谢您的合作!
网站设计:贵州狼邦科技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