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知公告 新闻动态 学术研究 苗族人物 苗族语言 风俗习惯 宗教信仰 苗族节日 历史钩沉 文化遗产
苗医苗药 苗族绝技 民间故事 苗族服饰 苗族银饰 苗族工艺 音乐舞蹈 影视天地 苗族美食 苗族村寨
区域经济 苗疆旅游 文化教育 书画摄影 产品推荐 法律天地 苗族企业 文学之窗 苗族论坛 关于我们
主办单位: 贵州省苗学会
网名题写: 杨光林 会长
《苗学研究》及《中国苗族网》投稿邮箱:2114621977@qq.com在线投稿
  您当前的位置:网站首页 >> 苗族村寨 >> 交包寻访
交包寻访
作者:张晓华 来源:不详 日期:2019-10-04 阅读:78

交包寻访


 

心有向往,再远的路也不再遥远。

在苗岭主峰雷公山北麓大山深处的台江县南宫乡境内,有一个名叫交包(苗语音jes bed)的苗寨,其周边分别与雷山、剑河、榕江三县接壤。相对于我居住的城市而言,交包应该算是偏僻而遥远了。

2019年初秋,我们一行人怀揣着向往,顶着炎炎烈日,一路颠簸劳顿,前往交包苗寨参加一年一度的节(苗语音houk hxenk)。

我们在中午时分到达交包苗寨时,大哥的朋友李文兴家丰盛的节日酒菜已经上桌,一入席午餐便开始了。在主人盛情的吆喝声中,宾主举起面前的酒碗大口喝起来。因为血压高,一番推辞后,主人同意让我吃饭作陪。回到苗乡,坐在酒桌上却不能举碗与乡亲们共饮同乐,对于从十多岁起就开始喝酒的我来说,无疑是痛苦的煎熬,比高血压本身带来的不适还要难受。虽然端在我手上的饭碗被好客的女主人夹满了菜肴,但口中味如嚼蜡,无法体会到苗乡节日大碗喝酒、大口吃肉、高声聊天的酣畅淋漓。

没有了酒的牵扯和羁绊,我三下五除二就结束了午餐,找个借口便走出了家门,遁着时断时续的芦笙曲向寨子深处走去。

交包苗寨现有200多户1000多人。600多年前的一天,名叫够洋和够历的两位苗族老祖公,分别率领两个房族,在同一天先后来到交包苗寨,够洋房族上午到达,够历房族下午赶到。以后又有20多个大大小小的房族陆续搬迁过来定居,逐渐形成了现在的规模。因够洋、够历两个祖公率众最早定居交包,而被视为交包苗寨的创始人。按照古规,他们两人是交包苗寨的自然鼓主和寨老,分别掌管一方事务。但凡寨子举行的各类重大活动,都要由他们来牵头。够洋担任活路头,负责起秧,主持每年开秧节的祭秧活动;够历亦为活路头,负责牵头挖蕨根(粑),若遇灾荒岁月缺粮少米,就组织全寨人上山挖蕨根舂蕨粑充饥。龙是兴风降雨消灾免难神灵,遇大旱或寨运蹇塞之年,寨子就要举行招龙仪式,亦由他们两人轮流担任鼓头,牵头组织策划祭祀活动,祈求龙神的护佑。他们去世后,其社会角色分别由其房族长房世袭接任,这些古规从建寨开始就一直沿袭至今。

苗寨坐落在一片开阔平缓的深山平坝上,风光秀丽,南北群山夹峙,黛青色的山坡林木葳蕤,层层叠叠延绵无际,一直伸向蓝天白云深处;东西则是一丘丘长势喜人的稻田,沉甸甸的稻穗已经开始发黄,浓浓的稻香弥漫在田野上。一条清澈的小溪由西向东缓缓流淌,蜿蜒穿过寨子中间的风雨桥。木质风雨桥既是村民平时议事休闲的场所,也是两岸来往的必经通道。炎炎烈日下,酒足饭饱的村民们聚集在风雨桥上,老叟闭目纳凉,后生小伙打牌喧闹,打扮靓丽的少妇低声哼唱。桥下溪水波光潾潾,一群孩童光着身子在水中扑腾嬉戏,三五位盛装少女则在岸边用手机互相拍照。好一幅田园山水风光画啊!

今天,村民们在风雨桥南端入口,用整棵带着枝叶的竹子编扎拱形门,门顶端用红色彩带吊挂两只牛角酒杯,在这里举行拦门酒仪式,隆重迎接远道而来的姑妈们回娘家过节。可惜我来晚了,没有赶上拦门酒仪式,没能亲眼一睹几千人穿着苗族盛装,担酒坛挑鸡鸭抬肥猪提礼品,浩浩荡荡饮牛角酒通过迎宾门的盛况。

历史上,包括交包苗寨在内,生活在雷公山腹地方圆几百公里的台江、剑河、雷山、榕江等地区的苗族同胞,均属具有血缘关系的同一支系,内部不能通婚。男婚女嫁,必须到遥远的“西肚别顿”去与当地的另一支苗族支系开亲。“西肚别顿”是苗语dlib dux bil dent的音译,苗族古地名,传说位于贵州东南部与广西西部交界一带。由于路途遥远,山重水复,交通阻塞,走一趟得要七八天时间,带在路上充饥的米饭和干鱼常常发臭变质,人也疲惫不堪,历尽艰辛。所以,当地的小伙子不愿外娶,姑娘也不愿远嫁,不少年轻男女甘愿冒着违反族规的风险,悄悄私定终身。私定终身的后果是极其严重的,轻则开除族籍逐出苗乡,重则装猪笼投河溺毙,上演了一幕又一幕人间悲剧。

正值午饭时分,鳞次栉比的吊脚木楼上空炊烟渐渐散去,家家户户门口祭祖香火缭绕,堂屋大门敞开人声鼎沸,歌声吆喝声此起彼伏。此时此刻,酒正酣,情正浓,整个交包苗寨沉浸在血浓于水的亲情里。

我一人漫无目的游走在村巷中,不时被突然从家中走出来的老乡拉住双手,盛情邀请参加他们的酒宴,每次都要百般解释和推辞才得以脱身。苗乡的热情好客由此可见一斑!

其实,节的来历,源于一段心酸的抗婚故事。我就是冲着这个故事而来的。

一年,被迫远嫁“西肚别顿”的够洋房族阿里姑娘和够历房族啵略姑娘,受父母兄弟邀约返回家乡过卯节。她们挑着礼物,爬山涉水,披星戴月,历尽千辛万苦,终于在卯节过后的第七天,即戌日才回到久别的故里。错过了卯节,两位远道而归的姑娘很伤心,父母兄弟也满腔悲情,于是决定重新补过一次节。后来人们就把在日补办的节日叫节。因为之前的卯节已连续多天,消耗巨大,在当时物资极其困乏的条件下,娘家父母兄弟再也拿不出像样的食物来招待客人,只好用极其有限的大米煮稀饭来招待后到的姊妹,并按故乡的风俗邀约周边村寨的年轻男女重新来聚会,继续接着吹芦笙、踩木鼓。

虽然物资困乏,但阿里和啵略的内心却充满了快乐和幸福。在随后的几天时间里,她俩昼夜与家乡心仪的年轻情侣载歌载舞,沉迷于芦笙场,已无心返回远方的夫家。娘家人曾四次送她们走出家门,但前三次她们都是半路折回。当时返回“西肚别顿”要沿着交包苗寨南面“别贵嘎”坡(bil gheik ghad)的山脊往上爬,人在山上往下回望,整个寨子尽收眼底,寨子中间的芦笙场也一览无余。缠绵的飞歌飞绕山梁,悠扬的芦笙曲回荡山间,飞歌声声纠心,芦笙曲曲勾魂,令两位远嫁的姑娘对故园更加不舍。她们一步三回头,十步泪千行,当爬到半坡上的松干哑坳(dlongs ghab vax),便停下了前进的脚步,在山坳上随着从山下飘来的芦笙曲,翩翩起舞,忘记了前行,忘记了时间。不知不觉间,太阳下山偏西隐匿,天渐渐黑下来,山下的芦笙曲已然沉寂,人群相继散去。眼看继续前往遥远的“西肚别顿”已经不可能,姑娘们只好硬着头皮返回娘家,准备第二天又继续赶路。但第二天爬到山坳上又经不住芦笙和飞歌的诱惑,又停下来踩芦笙,不知不觉间天又黑了,只好又返回娘家住宿。如此反复,一连四天,直到第七天才真正踏上归途。这也就是现在的节要过七天七夜的原因。

故事令人伤感和心碎,当年情景历历在目。我决定爬上“鲍贵嘎”坡,试着回望交包故园,体会那种离愁和心痛。路过村篮球场时,见一群村妇坐在树荫下做针线活,一边飞针走线一边轻哼山歌,怡然自得,恬静从容。是的,她们无须像当年阿里和啵略两位姑娘那样赶远路,也不用再去追寻随风飘远的芦笙曲。

我向老妇们打听“鲍贵嘎”坡由哪里上?老妇们好奇地抬起头来盯着我看。一位戴着老花镜的老妇问:“你也知道‘鲍贵嘎’坡的故事?”

我说:“只知前因,不知后果,想一探究竟。”

老妇说:“别去了,那条路早就不走了,都几百年了,现在连猎狗都钻不上去,别说人了。”她继续说,为斩断两位远嫁姑娘留恋家乡之情,老人们就把沿着“鲍贵嘎”坡山脊往上爬的回程路,改道沿山脚下的山沟往里走,一进山沟就再也看不见寨子和芦笙场,再也听不到缠绵悱恻的苗族情歌,她们也就不再一步三回头,从而安心上路,一路向南,朝遥远的“西肚别顿”奔波而去。从此山脊上的那条路便被废弃了。

老妇用手往寨子的后坡一指,说:“‘鲍贵嘎’坡上的回望路不在了,但‘送客芦笙场’还在,你不怕太阳辣就上去看看。”

经老妇的指点,我穿街过巷,行走在寨边稻田的田埂上,一边行走一边打听,终于在坡脚边找到了那条通往“送客芦笙场”的小路。也许是出于旅游开发的目的,苗寨村民对小路进行了重新修葺,建成了一级一级的水泥步梯路,外沿还安上钢筋扶手,步梯沿着陡峭的山坡蜿蜒而上。我顶着毒辣的阳光,走走停停,酷热中也不忘回望村寨风光。不知爬了多少级台阶,在我气喘嘘嘘、汗流背、累得快要坚持不住的时候,台阶戛然而止,一块约五十平米见方的草坪呈现在眼前。草坪绿草如茵,七八棵粗可怀抱的树环围四周,俨然一座小型斗牛场。一条黄泥小径从草坪后方逶迤而上,消失在莽莽苍苍的林里。草坪之上,整个苗寨尽在眼底。这大概就是老妇所说的“送客芦笙场”了。

据说,节日的第三天午餐后,主人就开始送客,寨老安排一位年轻人拿一块红布,爬上来挂在芦笙坪旁边的树上。大家看见红布后,纷纷带了酒菜赶过来,集中在这里吹芦笙,喝米酒,唱情歌,尽情狂欢。午后太阳开始偏西时,主人给远方客人赠挂帕子,催促客人起程赶路。此时,离别的芦笙曲和送客的飞歌骤然响起,宾主互喝交杯酒,执手相对,难舍难分,泪洒草坪。再回眸,挥挥手,从此天涯!

离别总会令人愁肠百结。站在芦笙坪上,微风袭来,我仿佛穿越千年,置身当年送别阿里和啵略现场,仿佛听到她们为争取婚姻自由的哭诉和呼声,阵阵莫名的离愁别绪亦溢满了心胸。

好在故事的结局令人皆大欢喜。回去后不久,阿里和啵略勇敢挣脱包办婚姻的枷锁,毅然离开“西肚别顿”返回交包苗寨,并说服了父母,解除了包办婚姻。受这次风波的冲击,一场历史性的婚姻变革在苗乡悄然拉开序幕,十里八乡的寨老们齐聚一堂,对苗寨的婚姻重新进行设计和规定:同一支系内不同房族的青年男女可以自由通婚。随后,阿里和啵略如愿嫁给了交包本地的意中人。从此,交包苗寨及周边寨子的青年男女光明正大地自由恋爱,男不再外娶女不再远嫁!

人们为了纪念阿里和啵略推动打破支系内不可开亲的旧俗,便将节作为固定的节日传承下来,沿续至今。交包苗寨的故事带给人们的不仅仅是感动,更多的是沉思和启发。

漫步在苗寨村头巷尾,看着那一张张被米酒熏红的幸福笑脸,我也就理解了600多年前那些被迫远嫁的姑娘们为何不愿意返回远

方夫家的原因了。

编辑:张晓华【关闭窗口】 【返回顶部】 【打印文章】
上一篇:纳雍县化作乡枪杆岩的蜕变
下一篇:拜谒久两
相关信息
最新图片
最新发布    
·黎平:东西部协作让残疾... (12/07)
·浙江省杭州市萧山区纪委... (12/06)
·探求高效课堂 促进课... (12/06)
·纳雍县化作乡召开“不忘... (12/06)
·寒潮涌 种植忙 (12/05)
·大方油杉河党工委召开“... (12/05)
·从江县刚边乡中心小学举... (12/05)
·大方县油杉河管委会组织... (12/05)
· 大方油杉河风景区管理委... (12/05)
·贵州省苗学会2019年学术... (12/05)
苗族人物    
·激情、亲情、族情 (10/14)
·纳雍籍抗美援朝英雄:刘... (10/02)
·王昌国:用苗医术攻克双胞... (09/08)
·苗族文化“追梦人” (03/16)
·助农脱贫:龙明文的回乡... (12/09)
热点关注    
·迎新春-蝶韵枫彩鼓声来:2...[10914]
·潘定发:再建议要下大力深...[9636]
·贵州赫章县铁匠苗族乡脱贫...[4147]
·贵州省苗学会2019年会长会...[4009]
·贵州从江:苗族同胞欢度“...[3438]
·贵州赫章:《苗族大迁徙舞...[3306]
·赫章县苗族传统文化传承学...[2555]
·贵州纳雍:六百年遗风——...[2521]
·赫章芦笙舞《飞笙踏月》斩...[2164]
·搭乘“一带一路”快车道 苗...[1667]
推荐信息    
·关于2019学术年会论文投... [11/06]
·七星关区水箐镇:杨富贵... [10/09]
·贵州省苗学会2019年学术... [08/27]
·贵州赫章县铁匠苗族乡脱... [08/26]
·贵州省苗学会2019年会长... [08/14]
·潘定发:再建议要下大力... [06/06]
·苗族文化“追梦人” [03/16]
·贵州大方:牛场乡苗族花... [02/28]
·迎新春-蝶韵枫彩鼓声来:... [01/20]
·丹寨县贺岁公益电影《安... [01/19]
九黎旅游
 
Copyright www.chinamzw.com 版权所有:中国苗族网 黔ICP备11001344号-1
主办单位:贵州省苗学会 地址:贵州省贵阳市花溪区贵州民族大学老校区内 电话:0851-85620228
网站管理:13688513435(潘昌勇) 投稿邮箱:2114621977@qq.com 中国苗族网QQ群:37732091
免责声明:部分文字及图片转载于互联网,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果有侵权,请告知本站,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谢谢您的合作!
网站设计:贵州狼邦科技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