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知公告 新闻动态 学术研究 苗族人物 苗族语言 风俗习惯 宗教信仰 苗族节日 历史钩沉 文化遗产
苗医苗药 苗族绝技 民间故事 苗族服饰 苗族银饰 苗族工艺 音乐舞蹈 影视天地 苗族美食 苗族村寨
区域经济 苗疆旅游 文化教育 书画摄影 产品推荐 法律天地 苗族企业 文学之窗 苗族论坛 关于我们
主办单位: 贵州省苗学会
网名题写: 杨光林 会长
《苗学研究》及《中国苗族网》投稿邮箱:2114621977@qq.com在线投稿
  您当前的位置:网站首页 >> 学术论文 >> 苗族传统生态文化的变迁及保护传承研究
苗族传统生态文化的变迁及保护传承研究
——以贵州省黔东南苗族为例
作者:张凌波 来源:本站原创 日期:2018-07-09 阅读:1382


 

摘要:苗族生态文化是苗族在长期的生产生活实践中,在适应生存环境过程中所创造的保护生态环境和合理利用自然资源的知识、技能、观念和社会制度。它曾在保护和维持特定区域的生态环境方面起到了十分积极的作用,但在工业化和城市化的双重冲击下,苗族传统生态文化正处于急剧变迁之中。本文试以黔东南苗族为例拟对其传统生态文化的变迁原因及保护传承对策进行一些尝试性分析和探讨。

关键词:苗族;生态文化;保护和传承;对策

 

苗族传统生态文化,是苗族先民在特殊的自然生态环境影响下,长期的生产生活实践中所总结、提炼出的以人与自然和谐共存、人与人和谐相处为基本原则的物质文化和精神文化的总和。苗族自然生态观的主旨是调适人类活动与生态系统的关系,并与周围的自然生态环境融为一体。他们将本民族独特的生态智慧、生态伦理、生态保护与民族信仰和民族文化有机整合、融为一体,从而形成一种集体意识,对维护本地区的生态平衡起到了十分积极的促进作用。随着时代的变迁和经济的发展,苗族的生活环境和生计方式都发生了巨大变化,苗族传统生态文化也相应发生了变异,其功能在当代社会中有所削弱。因此传统生态文化必须与现代文化管理制度结合,并促使其实现现代转换,才能在当下继续发挥其在维护地区性生态平衡和区域性生态安全中的重要作用。

一、苗族传统生态文化变迁的原因

文化变迁是指文化内容与文化结构的变化。[1]文化变迁是不可避免的。随着自然环境和社会历史条件的变化,随着经济全球化的总体趋势增强,世界各民族文化都发生了不同程度、不同形式的变迁。民族文化变迁是一个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过程,无论人们愿意与否,它都会发生,只是或快或慢而已。但这种变迁并不是一种大规模恶性的外在的破坏,而是一种无意识的人生观、价值观等方面适应性的慢慢转化和相互渗透,因为文化本身在社会变革过程中也具有自我调节能力和适应能力。促使民族文化变迁的原因很多,但概括起来,主要表现在两个方面:一是内部因素,即由民族社会内部的发展、变化而引起;二是外部因素,即由自然环境的变化及社会文化环境的变化如居住环境的变化、与其他民族的交流与接触、社会政治制度的变革等而引起。了解苗族传统生态文化的变迁和留存状况,对于我们更好地利用和发挥民族优良传统文化资源,促进当下的区域生态环境保护和建设具有重要的意义。

    (一)从内部变迁的角度看

1、苗族对自然的敬畏感正在弱化

在原始社会时期,受社会生产力水平和认识能力的制约,苗族先民对风雨雷电、日月星辰、生老病死等各种自然现象产生、消失的原因无法解释,因此把它们归于种种超自然、超人间的神灵,认为人类的祸福都与无处不在的神灵有关,于是就产生了对各种自然物的神秘敬畏心理;同时在强大的自然力面前,人类自身的力量显得十分弱小,他们便幻想那些与日常生活有重大关系的事物能够像神灵一样庇佑或保护自己,因而对其既恐惧又依赖,并加以崇拜。[2]千百年来,对自然的崇拜和敬畏促使苗族人民在征服自然和改造自然的过程中重视处理好人与自然的关系,不能触怒、伤害神灵,否则就会受到它的惩罚、报复。如果他们把某座山奉为神山,就不允许人们随意在这座山上砍树木、挖药材、铲柴草、捕猎物、修道路,那么这座山的生态环境自然也因此而得到很好的保护。

毋庸讳言,苗族的这种传统自然观对其聚居区域的生态环境保护曾起到了极大的促进作用。但随着经济社会的发展和科技的进步,苗族人民的生产力水平和认识能力都有了巨大的提高,他们对自然界的敬畏感已经明显弱化,主要体现在以下几方面:首先,新中国成立后,特别是改革开放以来,随着农业现代化步伐的加快和农业产业结构调整,苗族地区的农业生产得到了快速发展,农业生产活动对自然条件的依赖性趋于弱化,抵御各种自然灾害的能力逐步增强。其次,随着科技的进步和人们科学文化水平的提高,人类对自然的了解逐渐深入,能够利用自然规律,甚至改造自然。在这种情况下,苗族传统的自然崇拜观念虽然有所传承,但人们对传统信仰的虔诚度已发生变化,人们对自然界的敬畏感已明显弱化甚至渐渐消失。

    2、苗族适应特定自然环境的简朴生活方式正在改变

    改革开放前,黔东南自治州产业结构单一,工业基础薄弱,产业层次低,始终是以农业为主体的传统经济格局。由于生产力水平较低,农业生产活动对自然条件的依赖性很强,因而劳动成果产出低,产品类型少,这使得苗族人民在吃穿住行中都十分重视节俭,强调对劳动产品的循环利用、充分利用,注重借用自然力改善生活条件,因而形成了简朴、健康的生活方式。改革开放后,特别是西部大开发以来,黔东南州立足本州资源优势,着力培育和发展特色优势产业,大力加强产业结构调整,经济和各项社会事业迅速发展。劳动成果越来越多,产品也越来越丰富,苗族人民生活水平有了很大提高。在此过程中,苗族传统社会中一些有利于生态环境保护和资源节约的生活方式逐渐被取代,而那些对自然环境具有消耗性、损毁性的生活方式则越来越被人们所接受。

    3、苗族传统民间制度对人们行为方式的调控作用趋于弱化

苗族在数千年的历史发展中,创造了极其丰富多彩的、较为系统和完善的民间制度文化。大凡人的物质生活、精神生活和婚姻生活,都有相应的民间定制,形成了独具苗族特色的且与苗族经济形态、生存环境和文化心理素质相适应的苗族民间制度文化。[3]这些民间制度中包含很多保护生态环境和森林资源的传统观念、习惯法、乡规民约、禁忌习俗和社会风尚。在生产力水平相对较低、人民生活相对封闭、国家现代主流文化影响较弱的条件下,这些民间制度在推动苗族社会历史的进程与发展、维系民族团结和社会稳定、调适苗族人民群众生产生活、调控人们行为方式、保护和维持特定区域的生态环境等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

但是,随着时代的发展进步和民族间文化交流的增强,包括国家现代主流文化(如统一的国家法律、现代生活方式等)在内的各种新文化元素不断被注入苗族文化体系之中,促使苗族文化也在不断地发展变化。例如,在法律方面,随着统一的国家法律在各民族中的统一实施,苗族的传统习惯法在本地区、本民族中的作用逐渐弱化。在多元文化的交互作用和冲击下,苗族的传统习惯法、禁忌习俗和社会风尚等传统的民间制度文化逐渐被解构。这一方面使得苗族文化更具现代性和自我发展能力,另一方面也使苗族传统文化中一些有益于生态环境保护的传统价值和观念逐渐丢失,其对本民族人们行为方式的指导、规范、调控作用逐渐弱化。

(二)从外部变迁的角度看

     从社会发展的角度看,在自然经济条件下,由于物质和精神产品匮乏,交通信息阻隔,民族间交往稀少,少数民族传统文化长期处于相对稳定的状态。但是,在市场经济体制下,由于工业化、信息化的推进,全球经济一体化成为大趋势。随着社会的发展,城市化进程的加快,物质和文化产品的丰富和物流的发达,交通的改善和人口流动的增加,外来文化的影响剧增,少数民族文化受到猛烈冲击,正在发生急剧的变化。同时,人们的风俗习惯、心理特征、审美情趣、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等方面也随之出现嬗变。特别是改革开放以来,时尚文化占据了年轻人的精神空间,“情人节” 、“圣诞节”等西方节日异常火爆正是时代变迁的写照,而传统的民族节庆活动则日渐冷清,部分传统的民族文化资源因此失去了存在和延续的文化环境。

二、苗族传统生态文化保护与传承的现实意义

    (一)苗族传统生态文化为生态旅游的可持续发展提供理论支持

生态旅游,是在生态学的观点和理论指导下,享受、认识、保护自然与文化遗产,带有生态科教、生态科普色彩的一种特殊形式的专项旅游活动。其核心是保护生态环境和发展当地经济,促进环境保护与旅游业的协调发展。生态旅游已成为生态文明的重要载体。

黔东南苗族侗族自治州是我国总人口数和少数民族最多的聚居区,其地理位置独特,境内山峦绵延,森林资源丰富,素有“杉乡”“林海”之称。千百年来,居住在这里的各族人民依赖自然、保护自然而得以繁衍生息,既保护了完好的自然环境,又共同创造了丰富多彩的民族文化。原汁原味的民族服饰文化、节庆文化、建筑文化、饮食文化等与独特的自然风光相互衬托,构成了黔东南极具优势的民族生态旅游资源。然而,随着经济社会的发展,苗族聚居地区的生态环境正日益衰退,生态环境的破坏直接影响到生态旅游的可持续发展。苗族是一个拥有生态智慧的民族,其传统文化中蕴含着强烈的生态意识,敬畏自然、善待自然、保护自然环境是苗族的传统习俗和精神信仰,他们通过本民族的道德礼仪和民风民俗谱写出人与自然和谐的“绿色篇章”。其生态文化中所蕴含的整体思维特征以及精神和谐特质,与我们所倡导的生态文明建设理念遥相暗合。因此,在生态文明建设的过程中,可以把他们热爱自然、亲近自然、善待自然的精神发扬光大,应用到生态旅游资源的保护中来。我们应该给民族文化以更加完整更加广阔的生存空间,让民族文化以更加从容的姿态去面对旅游开发的热潮,尽量以最小的影响、最小的破坏去对待民族文化,以更加长远的眼光来发展民族生态旅游,为民族生态旅游的可持续发展提供前瞻性的理论支持。

(二)苗族传统生态文化对生态环境的保护具有启示意义

生态环境问题是当今人类社会正在面临的最为严峻的全球性挑战之一。随着自然生态危机的日益严重,人们的生态意识有所增强,他们已经深刻认识到生态环境问题不仅仅由于工业文明(或科技)与经济的发展,而且应该追溯到人们的人生观、价值观以及原始宗教信仰等更深层次的的文化系统。换言之,21世纪人类面临的生态危机其实质是人性危机,是信仰危机。正是由于现代人缺乏对大自然应有的敬畏和信仰,才毫不畏惧、不计后果地挥舞征服自然的利器,贪婪地破坏人类赖以生存的自然环境。生态保护意识跟人的利益、功利欲望的关系最为密切,而功利欲望驱使人类从事一切活动来满足之,这样生态环境就遭到人类贪欲的威胁和破坏,因此,生态意识的形成和维系,应当通过内在的伦理意识和外在的法律来实现。在内在生态意识保护方面,苗族为我们提供了成功的经验。因此,要使生态环境得到良好保护,必须塑造和培养强烈的生态意识,可以吸取一些少数民族的生态经验,特别可向苗族这样具有深远生态文化内涵的民族学习。

苗族信仰“万物有灵”,他们认为,一山一水、一草一木、一鸟一兽皆有生命和灵魂,都应该得到人们的尊重和爱护。这体现了苗族人与自然和谐相处的生态伦理观念,也展现了苗族人与自然和谐相处的“天人合一”理念。苗族在长期的生存发展中形成的这些包含着许多科学合理成分的传统生态伦理思想和生态观念,历经代代相传、积淀,已根植于其苗族内心深处,内化成根深蒂固的信仰,客观上起到重视森林植被、维护地区生态平衡的作用。这些生态文化资源经过现代转换,对于缓解当今地区生态危机,对于人类走出目前所面临的生态困境,维护良好生态环境具有十分重要的价值及启示意义,我们应当加以适当引导,使其在生态文明建设中发挥更大的作用,继续促进人与自然协调可持续发展。

(三)苗族传统生态文化为生态文明建设提供理论借鉴

生态文化是伴随着人类的出现而诞生的,是人类利用和适应自然的一切精神文化和物质文化的总和。生态文明是在工业文明给人们带来很多危害的情况下反思得出的一种文明模式,生态文明中更多的是生态思考和意识。生态文化的范围和内容要比生态文明广泛和丰富。生态文化是生态文明的基础,生态文明是生态文化的精华,没有生态文化的沉淀和发展,也就无法形成生态文明。生态文化与生态文明的主旨是一致的,都是人与自然和谐相处。

而当下我们所大力倡导的生态文明建设,是指在遵循人、自然、社会和谐发展的客观规律前提下,达到人与自然、人与人、人与社会共生、良性循环、全面发展、持续繁荣的根本目标。生态文化是生态文明建设的核心和灵魂。它不仅为生态文明建设提供了生态世界观、生态价值观、生态伦理观,还可以为生态文明建设提供理论支撑。[4]自古以来,苗族人民植树、护树、爱树、敬树,对自然界始终充满着一种尊重、敬畏、热爱和感恩之情,这有助于协调人与自然的关系,对自然环境的保护产生了不可忽视的影响,从中我们可以学到苗族的生态智慧。总之,苗族生态文化中亲近自然、善待自然、与自然和谐相处的精神内涵和“天人合一”理念与生态文明建设中人与自然共生、良性循环、持续繁荣的主旨是一致的,它不仅有利于寻求解决现阶段生态环境问题之路,而且可以为生态文明建设提供一定的理论借鉴。

三、苗族传统生态文化保护与传承对策

    1.保护传统文化生境,构建新的文化生态

文化生态是民族传统文化赖以生存的基本条件。每一种民族文化都是在特定的文化条件下成长发展和演变的,都有其赖以生存的文化生态。民族传统文化的生态环境一旦发生变化或遭到破坏,民族文化就会发生变异甚至消解。[5]因此,有效保护苗族传统生态文化的重要途径,就是保护和恢复其文化生境。同时,任何一种文化都是运动的、活态的且生生不息的,都处在不断发展变化之中。民族传统文化需要在保护和传承的基础上,进行不断的创新和发展。我们在努力恢复苗族传统文化的原生态的同时,还要鼓励改革与创新、与时俱进,并在传统文化的基础上进行改良和再造,发掘民族传统文化的精华,使之更趋完善,与当代社会相适应,实现民族传统文化的现代转型,从而焕发新的生命力,在现代社会具有新的功能和发挥新的作用,使传统文明升华为现代文明。因此,苗族传统生态文化的保护也应“与时俱进”,应将传统生态文化与精神文明建设和文化建设结合起来,通过开发利用为传统文化资源构建新的文化生态环境。如举办苗族酸汤美食节、苗族原生态服饰文化节、祭神树、神林、神山等民间民俗文化活动,展示和传播苗族生活习俗和民俗活动中的生态知识和生态生态保护思想,繁荣、活跃民族民间文化,营造传统生态文化生成的土壤,为传承和发展传统生态文化提供有力的支持和保障,从而实现苗族传统生态文化的可持续发展。

2.注重教育传承保护,增强民族文化自信心

苗族传统生态文化是苗族社会发展的见证和苗族文明的重要载体之一,是苗族的记忆和根基,它体现着苗族独特的思维方式和文化价值,是苗族精神情感、个性特征、凝聚力、亲和力的载体,对于维系社区系统、凝聚民族认同、促进文化交流具有不可替代的作用。但是,随着族群和族际间文化交流与互动的增加,苗族传统文化也不可避免地发生了一系列调适性的变迁,在一定程度上改变了苗族人的价值观,使他们尤其是青少年对自己本民族的传统文化缺乏自信和正确的认识,甚至对本民族文化持怀疑态度。教育传承是增强民族文化自信心的最佳、最深入的方式,它不仅是一种被长期忽视的民族民间文化资源进入主流教育的过程,同时也是一个对民族生存精神和生存智慧及活态文化存在的认知过程。因此,可通过社会教育和学校教育等途径,把传统生态文化保护知识带入课堂,引导苗族后人从小树立传统文化保护意识,自觉接受传统文化的熏陶,增强对本民族传统文化的认识,使传统生态文化能够继续作为活的文化传统在青少年当中得到继承和发扬。唯有使民族文化主体即民族文化拥有者和传承者认识到他们本民族传统文化的意义内涵和可贵,并能将本民族传统文化视为自尊,充分发挥他们在民族文化保护和传承中的自觉性,由他们自己对民族文化进行活态的展示和保护,进而才能更好地传承、利用和发展,这才是最理想、最有效、最长久的民族文化传承和保护路径。因此,我们要充分尊重民族文化传承主体的价值选择,让他们树立良好的主人翁角色意识,民族传统文化的保护和传承才能成为自觉的行动和追求,从而使苗族传统生态文化得以延续和发展。

3.重视传承与创新,实现苗族民间制度文化的可持续发展

苗族在长期的生产和生活实践中,在认识和适应特定自然环境的过程中,逐渐形成了自己独具特色的民间制度文化,如传统伦理道德、环境习惯法、禁忌习俗、饮食习俗、生产习俗、丧葬习俗等。这些民间制度文化包含着许多有利于生态环境保护的内容。如贵州省从江县都柳江畔的岜沙苗寨,有以树为神、以树为人的习俗,岜沙苗人不仅爱树、呵护树,还崇拜树、祭祀树。岜沙苗人“人生时种一树,死后葬此树,葬时再栽树”的树葬习俗与“人生下来是一棵树,死后还是一棵树”的朴素生命观,把人与树的生命关联和生命共感演绎到了淋漓尽致的地步,反映了人与自然之间相互尊重、和谐相处的“可持续发展”的动态平衡关系,被誉为人与自然相辅相成的典范。在岜沙苗寨周围,到处是郁郁葱葱的树林,自然生态环境保持得十分完好。虽然岜沙人并没有意识到自己的行为是环保行为,更不可能上升到“可持续发展”的高度。但是,这种意识客观上形成了若干有利于生态环境保护的朴素的生态伦理观,其生态保护观是内在的,生态保护行为是自觉的。

当然,由于受生产力发展水平和社会发展阶段的制约以及时代的局限性与主、客观因素的影响,苗族民间制度文化不可避免地带有一些超自然的神秘色彩、消极因素甚至迷信成分,而且随着时间的推移会出现一些不合时宜的内容,但它们毕竟毕竟源于人们认识自然、改造自然、适应生态环境的实践活动,客观上起到约束、限制人们对自然资源的过度开采和破坏的作用,在保护生态环境、维持地方社会良性运行等方面具有十分重要的功能。因此,我们要有选择性地继承苗族民间制度中有利于当地生态环境保护、有利于当地动植物资源和水资源保护、有利于当地各种自然资源节约利用的那些内容,并给这些民间制度注入新的内容和形式,比如将其他兄弟民族文化中一些有利于生态环境保护的内容或现代科学文化知识引入苗族的民间制度文化系统中,使本民族原有的优良传统与外来的新文化元素有机融合、相得益彰,不断增进其自身可持续发展能力,才能形成一种既符合国家法律制度和本民族文化心理,又符合可持续发展理念和时代要求的新民间制度,才能真正使民族传统生态文化保护实现可持续发展。

                                            四、结语


总之,在实施西部大开发战略和社会主义生态文明建设过程中,如何有效推动少数民族地区生态环境的保护与重建,实现环境与经济的协调发展,是摆在我们面前的重要课题。苗族传统生态文化是苗族在长期的社会历史发展中,在适应生存环境过程中所创造的保护生态环境和合理利用自然资源的知识、技能、观念和社会制度。它强调人与自然和谐发展,是苗族人民世代传承积淀下来的、厚重的文化生态观,是苗族特有的生态伦理价值与生态环境保护所形成的道德规范。在新的社会经济条件下和生态文明建设视阈下对苗族传统生态文化进行新的阐释和发掘,将其合理的价值要素进行现代转换,不仅直接关系着苗族聚居区的生态环境保护和可持续发展,而且可以对整个人类的生态文明建设起到积极的推动作用,有助于不同地区、不同民族之间的文化沟通和相互认同,构建多元文明之间的和谐与共同繁荣的格局,对于解决当前的生态危机,必将产生深远的影响。因此,苗族传统生态文化保护与传承意义重大,任重道远,全社会都应提高认识,积极参与和支持传统文化的保护与传承。只要我们提高认识,采取得力措施,苗族传统生态文化就一定会得到有效保护与传承。

 

 

 

 



参考文献:

[1]周大鸣.文化人类学概论[M].广州:中山大学出版社,2009:75

[2]石朝江.中国苗学[M].贵阳:贵州大学出版社,2009:237

[3]龙生庭.中国苗族民间制度文化[M].长沙:湖南人民出版社,2004:3

[4]刘荣昆.傣族生态文化研究[M].昆明:云南大学出版社,2010:189

[5]雷振扬.《民族学人类学论坛》第一辑[M].北京:民族出版社,2006:494

 

 

 

 

 

 

 

 

作者简介:张凌波,男,苗族,西南大学文学硕士。】

 

 

 

  


 
编辑:网站管理员【关闭窗口】 【返回顶部】 【打印文章】
上一篇:探析高坡苗乡乡村旅游开发与民族文化传承的可持续发展
下一篇:传承、保护、发展城步苗乡油茶,促进民族文化和县域经...
相关信息
最新图片
最新发布    
·石朝江:川西游记(之一)... (11/17)
·唐多令·秋韵 (11/17)
·石朝江:九黎推荐 (11/17)
·石朝江:川西游记(之二... (11/17)
·小碧新寨有个友林养殖场 (11/17)
·黔西水务局《甘露》获“... (11/17)
·大方县油杉河管委会积极... (11/16)
·大方县油杉河管委会组织... (11/16)
·大方县兴隆乡学习法律法... (11/16)
·从江东朗镇强化人居环境... (11/16)
苗族人物    
·激情、亲情、族情 (10/14)
·纳雍籍抗美援朝英雄:刘... (10/02)
·王昌国:用苗医术攻克双胞... (09/08)
·苗族文化“追梦人” (03/16)
·助农脱贫:龙明文的回乡... (12/09)
热点关注    
·迎新春-蝶韵枫彩鼓声来:2...[10851]
·潘定发:再建议要下大力深...[9151]
·贵州赫章县铁匠苗族乡脱贫...[3689]
·贵州省苗学会2019年会长会...[3565]
·贵州从江:苗族同胞欢度“...[3378]
·贵州赫章:《苗族大迁徙舞...[3244]
·赫章县苗族传统文化传承学...[2495]
·贵州纳雍:六百年遗风——...[2464]
·赫章芦笙舞《飞笙踏月》斩...[1752]
·搭乘“一带一路”快车道 苗...[1618]
推荐信息    
·关于2019学术年会论文投... [11/06]
·七星关区水箐镇:杨富贵... [10/09]
·贵州省苗学会2019年学术... [08/27]
·贵州赫章县铁匠苗族乡脱... [08/26]
·贵州省苗学会2019年会长... [08/14]
·潘定发:再建议要下大力... [06/06]
·苗族文化“追梦人” [03/16]
·贵州大方:牛场乡苗族花... [02/28]
·迎新春-蝶韵枫彩鼓声来:... [01/20]
·丹寨县贺岁公益电影《安... [01/19]
九黎旅游
 
Copyright www.chinamzw.com 版权所有:中国苗族网 黔ICP备11001344号-1
主办单位:贵州省苗学会 地址:贵州省贵阳市花溪区贵州民族大学老校区内 电话:0851-85620228
网站管理:13688513435(潘昌勇) 投稿邮箱:2114621977@qq.com 中国苗族网QQ群:37732091
免责声明:部分文字及图片转载于互联网,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果有侵权,请告知本站,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谢谢您的合作!
网站设计:贵州狼邦科技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