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知公告 新闻动态 学术研究 苗族人物 苗族语言 风俗习惯 宗教信仰 苗族节日 历史钩沉 文化遗产
苗医苗药 苗族绝技 民间故事 苗族服饰 苗族银饰 苗族工艺 音乐舞蹈 影视天地 苗族美食 苗族村寨
区域经济 苗疆旅游 文化教育 书画摄影 产品推荐 法律天地 苗族企业 文学之窗 苗族论坛 关于我们
主办单位: 贵州省苗学会
《苗学研究》及《中国苗族网》投稿邮箱:2114621977@qq.com在线投稿
  您当前的位置:网站首页 >> 苗族工艺 >> 蝴蝶图腾与丝绸起源
蝴蝶图腾与丝绸起源
作者:佚名 来源:本站原创 日期:2014-05-24 阅读:7980

韦 文 扬
在研究苗族的蝴蝶图腾现象中,不少人感到困惑,据说主要是在今天的生活中找不到蝴蝶崇拜的依据。又据说就连将苗语Mangx Bangx Mais Lief(妹榜妹留)首译为”蝴蝶妈妈”的今旦老先生当初也觉得没有把握,为之“一名之立,旬月踟蹰”(严复语)。李炳泽先生也质疑,他还认为可以翻译为“名字叫做Bangx Lief的妈妈”。吴晓东先生的《苗族图腾与神话》直接认为蝴蝶不是苗族的图腾。“苗族没有可靠的蝴蝶崇拜习俗”。“苗族蝴蝶生人母题为后期产生的可能性比较大”。“是否受到华夏族蝴蝶变人传说的影响,也说不定。《庄子》里有庄周化蹀之梦……”等等。
实际上在黔东南苗族民间几个不同次方言区的传说中和理念中,“蝴蝶妈妈”和蝴蝶诞生了人类,这是不容置疑的。蝴蝶崇拜的习俗确实被太久远的岁月淡化了或者被移位了,但并不能说明没有过这样的图腾。
在我们鲜活的民间,蝴碟图腾并没离去。我童年时有过切身的体验,祖母每年总是在养蚕。当祖母不知从那儿将细得像针一样无法分辨的蚕幼虫弄来时,很庄重地告诉我,是从天上榜榴妈妈(蝴蝶妈妈)那儿抱来的。蚕的幼虫放在个小竹篾盛器上用炭火烤,火盆里盖上一层薄灰以保衡温。祖母说,天上的蛋请脊宇鸟孵抱,地上蛋的请火炕孵抱。待幼虫渐渐长大了,再移到一个大簸箕里,最后,祖母变戏法似的不知从哪个角落里弄出许多旧门板、宽木板,将蚕们移上去吐丝。蚕们在板上织完一张蚕丝单,就用最后的丝将自己包裹起来,完成那句”作茧自缚”的成语。我以为那该是蚕的棺材,祖母却说那不是棺材,是她们的变身房。祖母把蚕蛹拢集到桑树下,果然,蛹们化作无数飞蛾。那些美丽的天使是千万碰不得的,用手去触摸,手指就会腐烂。这是祖母的警告。我们所有的同伴都得到了来自于老辈人的同样警告。我们也同样这样警告别人。还有很多的禁忌,比如,得称她们为姑娘,去外面要蚕回家,得说”娶”,送出去又得说”嫁”,一切针对蚕的言行都得拟人化。
我近期在重读几个版本的《苗族古歌》时,这些景象在脑海里反复出现。田兵编选于1979年,贵州人民出版社出版的《苗族古歌》是个文字较为规范的文本,由于它出版得比较早,又出自明家之手,盛名之下,自然影响深远,不少的学者都习惯以它为鉴。但一与原来的蓝本,即1958年由省作家协会编印的《民间文学资料》对照,他的选择是有限的,语言结构和思维方式太汉化,使今天的研究者们丧失了许多当时己搜集到的信息。尽管也不完整。现在研究苗学的专家们大都在出版物上读《苗族古歌》,搜集于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的民间文学资料,十分珍贵,原初第一手整理的资料,出自当时民间的原唱者。那时他(她)们大多已50岁以上,至今半个多世纪,他们都带着那些千年以上的文化遗产离去!由于苗汉语言之间的差异,尽管那些句式结构、那些看似逻辑混乱的意象,都可能含有重要的信息。
我们的祖先为什么要选择卵生的生命形式作为人类的生命形式?我相信,即使是创造了这一神话的祖先们也已经清楚了人类是胎生而非卵生。你看,他们创造的这个卵生程序有多么地麻烦,蝴蝶要去和水泡恋爱,才生蛋,生出了蛋又不能孵化,又去请脊宇鸟来孵抱。我们推想,处于生产力极其低下和生存环境十分险恶中的人们,不会像当代诗人这般在丰衣足食、闲遐无聊之际刻意去寻找诗意灵感。他们每时每刻都在考虑着生存大计,下一餐怎么办?怎样才能强壮体魄猎获猛兽。祖先们也许每天都面对死亡,死亡的恐惧迫使他们去思考,迫使他们从生活周围世界中认识事物,以它们为参照,寻找自救自强的真谛。
自人类学会思考始,对生命的关怀就伴随着人类一路走来,生命是人类的终极关怀。在不知经历了千百次以至多少代人的观察,他们发现了蚕蛾科昆虫生命历程的奇迹:蝶生卵——卵成虫——虫变蛹——蛹化蝶。现在的科学称为完全变态昆虫,而当时的人们却以为这是一个神奇的再生过程。人类如果能获得这样的生命程式,人的生命就会不断地轮回再生,人的生命将获得永生。于是,对蝴蝶这一卵生的生命形式的崇拜产生了。那么,人也只有选择蝴蝶作为人类的母亲,才能获得像它那样的轮回再生。
在搜集于黔东南不同地区的苗族古歌版本里,都综合地表现了先民们这一原始的理念。田兵选编的《苗族古歌》“十二个蛋”里,多用唐春芳搜集的材料,而另一个由桂舟人、赵钟海搜集的材料没有用,那里有这样的句子:“蝴蝶生蚕虫蛋,团鱼生岩石蛋……蝴蝶生下蚕虫蛋,送给火炕三捆柴,火炕才来抱”;《苗族史诗.十二个蛋》也说:“来看十二个蛋吧,看那古老的圆宝。蛾儿生蚕蛋,蛾儿生了它不抱,让绐谁来抱?蛾儿生蚕蛋,生在构皮纸上,交绐火炕抱”;燕宝的《苗族古歌.十二个蛋》也说:“蚕儿生蛋蚕不孵,让绐谁来替它孵?蚕儿生蛋蚕不孵,让给簸箕替它孵”;吴德坤、吴德杰的《苗族理辞.蝴蝶产卵》中又讲到了另一种新信息:是蜻蜓和水泡沫相交,产卵在河沙滩上,得到老鹰的忠告,才移到悬崖上去孵抱。
不要以为这些是一组很混乱的事象,我们也曾经质疑过那些传歌的老人:这个说是蝴蝶,那个说是蚕,那个又说是蜻蜓。到底是什么?传歌者总是笑而不答或说怎么唱都是对的。其实我们不要去管它是蝴蝶,蛾儿,蚕还是蜻蜓,这一切都为着叙述卵生这一生命形式。这里需要补充说明的是,在黔东南苗语里,蚕的飞蛾和蝴蝶,同一样的称谓:“Bangx Lief”(榜留)。也就是说都统称为蝴蝶。
苗族先民们把枫木,蝴蝶,脊宇鸟组成一曲完美的人类生命乐章:枫木被砍倒了,然而被砍倒的枫木并没有死——树根变成泥鳅,树桩变铜鼓,树疙瘩变成猫头鹰,树叶变燕子,树梢变脊宇鸟,树心生出蝴蝶;随后蝴蝶就与水泡恋爱,生出十二个蛋,再请脊宇鸟孵化出人类和数种动物。在这曲生命乐章中,本来鸟就可以独立完成生蛋和孵化全过程的,但鸟类没有那种不断变化生存方式而不死的生命程式,这才是生命的主旋律。而鸟类的保护又不可替代,鸟也是祖先的图腾。
正是苗族先民们对蚕从卵到蛹再化作蛾的生命变态过程充满了好奇,由好奇到崇拜图腾。先民们希望死后用丝绸把自己裹起来,希望像蚕一样变化升天。蚕成了升向另一个世界的神通。但是,人的身体和蚕有巨大的差异,于是人们便想尽办法,用蚕丝来为自己织一件裹身之布,这样,人工养蚕业和蚕文化就开始了。
史学历来持“丝绸起源于实用目的”之说。但事实上并非如此,以苗族的蝴蝶妈妈为代表的卵生图腾崇拜才是丝绸的主要起源。最近,中国丝绸博物馆学者赵丰也提出了“原始先民崇拜桑蚕这一文化背景,才是我国丝绸起源的主要原困”的理论。他还认为,东南亚,欧洲等国也很早就有了野蚕,但都没有把野蚕丝织成丝绸,只有我国早在商周时期就把野蚕丝织成了丝绸,这是由于我国原始先民崇拜桑蚕的独特文化结果。
利用野蚕吐出的丝进行纺织,这是人类利用自然的一项重大发明,丝绸在古代是中国特有的纺织原料。有人将全世界使用的纺织原料划分为四个地区;南亚地区是使用棉纤维,包括木棉和草棉;地中海地区使用亚麻与羊毛;而美洲则是使用棉花和羊毛;只有中国古代的先民因图腾而创造了灿烂的丝绸制品。苗族便是最早因图腾而注意到蚕丝的这种自然现象,并且天才地将它纺织成绢帛。
苗族先民是我国蚕业和蚕文化的发明创造者之一。典籍上也记载了蚩尤部落是发明和饲养蚕的,《绎史》卷五说:“黄帝斩蚩尤,蚕神献丝,乃称织絍之功。”也就是说,在远古的时侯,黄帝战胜了蚩尤以后,蚩尤部落里的蚕神向黄帝献蚕丝技能,从而使中国有了蚕丝的使用。
我们来说这个蛮字。历代都称以苗族为首的南方少数民族为“南蛮”,蛮字被文字简化失了形,看不出造字的本意,繁体字写作“蠻”,这里就看出与丝和虫的联系了。商代甲骨文已有“ 蛮方”。商末周原甲骨文有:“庶蛮”。王宇信《西周甲骨文探论》说:“庶蛮即众蛮,或群蛮。如《春秋会要》载有‘群蛮’”。徐松石在《粤江流域人民史》苗蛮总察里说:“古代南方中国人原本一律称自己做蛮。蛮本来不从虫的,古时南方有语言而无字,蛮字也不过是中原的人把这些南方部落译音而已。从言,表示南方有语言。从糸,表示南方发明蚕织之术。然而因言是译音,所以有蛮、氓、蒙、闽、苗、麻、慢、蔓、满、瞒、孟、猛、毛等种种的互译。”
直至今天,苗族仍以“蒙”自称。
汉代以后,蛮字加了虫底,大部分专家认为这是汉代对蛮人的歧视,视如虫类。我觉得尚值得推敲。上古时,才开始驯养的野蚕主要放在桑林里就地设架,把野蚕放框架内,让它围着框架吐丝。古蛮字正像一人挑起一担蚕山的框架。到了夏以后,居住条件有了发展和改善,人们开始把野蚕移入室内饲养,逐渐变成家蚕。商代殷墟出土就有玉蚕可证。汉代开始,丝绸织造进入辉煌时期,此时,丝绸开始走出国门,汉武帝派遣张骞出使西域,带去了大量丝绸,开拓了横贯亚洲大陆的丝绸之路。后来,吴国又开拓了海上丝绸之路,直接与日本、越南、罗马贸易往来,日本的“和服”因此叫“吴服”。蛮字的涵义与古蜀人和蚕丛氏有关连,古蜀人是养蚕中的重要一支。《淮南之说林训》说:”蜎蜎虫蜀貌,虫蜀即蜀也”。《尔雅释虫》注曰”大虫如指似蚕”。在蚕桑文化空前发达的背景下,蛮字加虫底,或许是为了更加突出蚕的特性和家蚕的专业特性。
当丝绸在世界面前一片辉煌的时刻,曾经创造了丝绸文化之源的蚩尤部落、苗族在哪里?蚕神随着部落的战败而把这一创造发明贡献给了黄帝的华夏,然后又变成了黄帝妻子嫘祖的专利。从此,历史再也没有赐给他们再续丝绸辉煌的机会,但并不能说苗族再也不发展蚕桑业了。
在史册上,从来就没有终断过有关蚩尤部落的后裔桑蚕业的记载,《史记.夏本纪》说:“莱夷为牧,其篚盒丝。”莱夷又称“仡莱”,是东夷融入三苗部落的一支;苗族曾经是楚国的主体国民,在楚国的中心地湖北、湖南,是我国古代丝绸发展的重要基地,众多的出土文物见证了一切:1982年,湖北的江陵马山楚墓出土了一大批丝绸织品,绣绢、绣罗、麻鞋、丝绢画,以及著名的蝉翼轻纱,此次发现震惊海内外,被称为神奇的发现。湖南长沙战国楚墓出土了用以裹尸的5种不同纹饰的锦残片,这无疑是蝴蝶图腾的文化传承。而长沙马王堆出土丝织物更是精美无比,代表了同时代丝织生产工艺的最高水平。容观琼先生认为马王堆一号墓主软侯利仓很可能是“西汉以前苗族的部落首领”。
苗族古歌唱道:“麻栗和化香,栽山顶崖脚。”麻栗就是栎树,也叫柞树,专用其叶来养蚕的。古歌中说苗族西迁来时,带来九种树种,其中就有栎树种。据吴一文先生《苗族古歌与苗族历史文化》一书考据:“苗族看重栎树,苗族巫师占卦用的卦木,非五倍木即栎木,或双木并用,不能舍此二种而其他。可能因为年代的久远,特别是养蚕方式的改变,人们已经淡化栎树镇邪的作用。可以肯定,栎树在历史上必定对苗族的社会产生过极大作用,以致它威力巨大,超过了支天的五倍木,成为专镇凶恶魔之木”。
亳无疑问,蝴蝶图腾即是对蚕的崇拜,蚕文化原初的核心便是人归途的仪式,人要在这种和蚕一祥的仪式中得到再生。今天的苗族,仍然保持着以丝绸裹身而葬的丧葬习俗。我祖母养蚕织就的丝织品,我们习贯称作蚕丝床单,绝大部分是备着丧葬所用。凡有人去世,主客必送一床蚕丝单,没有是不行的,被视为不懂礼节,而死者获得蚕丝单越多越好。有的人家收到的蚕丝单过多,就会扣下部分,留着将来的丧事送礼。苗族每个人都必备一件丝质寿衣。并且,在许多重大的仪式活动中必须要着丝绸服装。比如在苗族重大的鼓藏节期间,鼓社头必须穿丝织鼓社服;大祭典活动时,祭师也必须穿丝质服装等等。
前文曾引述过《苗族古歌.十二个蛋》中,提到蚕和纸的关系:“蛾儿生蚕蛋,蛾儿生了它不抱,让绐谁来抱?蛾儿生蚕蛋,生在构皮纸上,交绐火炕抱。”构皮树即楮皮,是楚国造纸的主要原料和楚纸特征,黔东南苗族民间有《造纸歌》流传,丹寨县苗族民间现在仍有古法造纸工艺传承,其工艺流程与唐代一模一样,被列为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他们生产的一种传统的皮纸,其颜色和外观上很像民间的蚕丝单,质地也很柔韧,这种纸主要的功用在丧葬上,逝者装殓前,先在棺材里铺上很多皮纸,装殓后,把先铺上的皮纸一层层折合在逝者身上,完全裹得严严实实,棺木里出现空间,需用木炭填实的,也用皮纸将木炭包好。操苗族西部方言的云南苗族也有此俗。
是什么利益使得没有文字、不需书写的族群将古代的造纸技能一直传承至今呢?那么,我们可以推断,苗族最初的造纸,并非为书写文字,或者说不仅仅是为了书写文字,抑或就是蚕丝帛的替代品或新产品。但是在今天,由于市场的丝绸逐渐取代民间的蚕丝单,民间的养蚕也即将消失了,皮纸真正继成了蚕丝单的遗愿,为逝者引导通向再生的图腾。
在苗族的各种工艺的服饰图案中,蝴蝶是俯拾皆是的,而丹寨县雅灰乡和榕江县的高排等地的苗族百鸟衣上,大面积地使用丝帛和丝线刺绣,常在中心位置绣着一种奇特造型的动物图案,头是变形的鸟头,身是虫身,有节,周围是飞舞的蝴蝶。不少人解释为龙。其实那是蚕虫、鸟、蝴蝶的结合:蝴蝶——鸟——蚕虫——一幅图本身就包含了蝴蝶图腾的全部寓意。这种艺术手法仿佛是《山海经》现世。
蝴蝶图腾是苗族先民对蚕桑这一卵生变态生命形式的崇拜结果,是苗族的生命图腾。蝴蝶图腾是丝绸的起源。中国人利用野蚕吐出的丝进行纺织,创造了灿烂的丝绸及文化。中国华美的丝绸美化了古今人类的生活。




编辑:网站管理员【关闭窗口】 【返回顶部】 【打印文章】
上一篇:贵州省松桃苗绣
下一篇:苗族工艺美术
相关信息
最新图片
最新发布    
·扶贫路上木棉花开 (11/24)
·奏响资本市场助力深度贫... (11/24)
·贵州从江:月亮山苗族同... (11/24)
·心与心沟通 情与情融合 (11/24)
·杭州市基础教育研究室专... (11/23)
·省交通运输厅党委副书记... (11/23)
·雷山水电村排卡苗寨:百... (11/23)
·西羌源头 (11/23)
·中国民族乡创· 报德论坛... (11/22)
·杨启云自传《我的人生回... (11/21)
苗族人物    
·苗岭深山孕传人 苗绣技... (09/25)
·王贵旭:第一书记勇担当... (06/11)
·石朝江:自题小像 (04/11)
·2020年纳雍县小花苗赛鸽... (03/29)
·选 春 联 (01/20)
热点关注    
·迎新春-蝶韵枫彩鼓声来:2...[13054]
·“众志成城 共克时艰 同...[6468]
·贵州赫章:《苗族大迁徙舞...[5478]
·贵州从江:苗族同胞欢度“...[5425]
·贵州纳雍:六百年遗风——...[4624]
·赫章县苗族传统文化传承学...[4483]
·搭乘“一带一路”快车道 苗...[3749]
·大方县苗学会主题教育实践...[2388]
·赫章县苗族农民画师王桂兰...[643]
·侯艳琴——新时代苗族“仰...[242985]
推荐信息    
·赫章县苗族农民画师王桂... [11/15]
·爱心款:捐款实时公告! [02/26]
·“众志成城 共克时艰 ... [02/20]
·苗族文化“追梦人” [03/16]
·迎新春-蝶韵枫彩鼓声来:... [01/20]
·丹寨县贺岁公益电影《安... [01/19]
·十五年风雨路,亲情一家... [11/29]
·试谈苗族的历史框架 [05/23]
·苗族歌后——阿幼朵 [05/23]
·侯艳琴——新时代苗族“... [05/23]
 
Copyright www.chinamzw.com 版权所有:贵州省苗学会 备案/许可证编号:黔ICP备20004653号-1 贵公网安备:52011102002516号
地址:贵州省贵阳市花溪区贵州民族大学老校区六号教学楼211室
投稿邮箱:2114621977@qq.com 中国苗族网QQ群:37732091
免责声明:部分文字及图片转载于互联网,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果有侵权,请告知本站,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谢谢您的合作!
网站设计:贵州狼邦科技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