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知公告 新闻动态 学术研究 苗族人物 苗族语言 风俗习惯 宗教信仰 苗族节日 历史钩沉 文化遗产
苗医苗药 苗族绝技 民间故事 苗族服饰 苗族银饰 苗族工艺 音乐舞蹈 影视天地 苗族美食 苗族村寨
区域经济 苗疆旅游 文化教育 书画摄影 产品推荐 法律天地 苗族企业 文学之窗 苗族论坛 关于我们
主办单位: 贵州省苗学会
网名题写: 杨光林 会长
《苗学研究》及《中国苗族网》投稿邮箱:2114621977@qq.com在线投稿
  您当前的位置:网站首页 >> 民间故事 >> 青蛙王子——苗族神话故事
青蛙王子——苗族神话故事
作者:姜显荣 来源:本站原创 日期:2016-04-18 阅读:3320

很久很久以前,有一对农民夫妇,过了知命之年,依旧没有子嗣。那农妇,愁啊愁啊,整天哀着怨着——说命苦!有一年春天,她去山谷里采摘野菜。回来时,刚打开家门,就听见有人“妈妈!妈妈!”地叫着。她很是讶异,推门进去,没发现有人;踱门出来,还是没发见有人。她又顺着声音,找啊找啊!终于在背篼里发现了一只青蛙。她惊奇地看着青蛙,问道:“青蛙,是你在叫我吗?”

“是的,妈妈!”青蛙鼓鼓皮囊,点点头。

“啊!我们有孩子啦!我们终于有孩子啦!”那农妇一时激动着大叫了起来。晚上,农夫回来了。农妇把这件事情告诉他,农夫听了既是惊讶又是高兴。他们决定把这只青蛙当做亲生儿子来养,并将告诉所有的人。于是,第二天,他们就告知了寨里的族人,又邀请了远近的亲友,让大家一起来共同庆祝这件属于他们的神圣的大事。

他们一天一天地呵护着,青蛙一天一天地长大。三年,三年,又过了三年,青蛙长大了,个子比一般的蛙都要大很多。有一天,青蛙对农妇说:“妈妈,我已经长大了。我想要个媳妇儿,您去跟我说个亲吧!”

“儿子啊,你看上哪家的闺女啦?娘给你说去!”农妇高兴地问。

“东门寨,财主家的三女儿!”青蛙滚了滚圆溜溜的眼睛说。

“儿子啊,你没有说笑吧?”农妇简直不敢相信。

“没有,妈妈!我说是真的”青蛙盯着农妇,非常认真地说。

“人家是大户人家,闺女又是那样俊秀的闺女。提亲的人啊,如织如麻,哪能轮到咱们呀?”

“去吧!妈妈!他们一定会同意的!”青蛙坚定地说。

青蛙天天缠着农妇,农妇执拗不过它,只好答应。农妇先是拜了阴阳先生,看了黄道吉日,准备了聘礼,然后高高兴兴地说亲去了。可是过了不久,农妇就双手捂着头,鼻青脸肿地回来了。

“妈妈!妈妈!怎么样了?妈妈!”青蛙等在门口,满怀期望地问。

“孩子啊!没希望的!”农妇失望地说。

“您遇见谁了?”

“遇见扫地的仆人了。我刚把话说完,他们就把我赶出来了。还打得我头破血流呢!”

“没关系!没关系的,妈妈!他们打扫屋子,说明他们正在准备会客呢!您下次去他们一定会同意的!”青蛙安慰着农妇。

农妇听了青蛙的劝说。又拜了阴阳先生,看了黄道吉日,带着聘礼,高高兴兴地说亲去了。过了不久,农妇就一瘸一拐地回来了。

“怎么样?怎么样?妈妈!”青蛙又等在门口,满怀希望地问。

“别提了,孩子啊!没有希望的!”农妇失落地说。

“您遇见谁了?”

“遇见舂米仆人了。还没等我把话说完,他们就轰我出来了!”

“没关系!没关系的,妈妈!他们舂米,说明他们正在准备迎客呢!您下次去他们一定会同意的。”青蛙又安慰着农妇。

疗好了伤,农妇又听了青蛙的劝说。再拜了阴阳先生,看了黄道吉日,带着聘礼高高兴兴地说亲去了。又过了不久,只见农妇被两个柴夫拖了回来。

“妈妈,怎么样?怎么样,妈妈?”青蛙还是等在门口,满怀希望的问。

“算了吧,孩子啊!还是没有希望的!”农妇大哭着说

“您遇见谁?”

“遇见劈材的仆人了。还没等我开口,他们就是一顿乱打。妈妈跑不动,就这成这样了!”

“没关系!没关系的,妈妈!他们劈材,说明他们正筹备大事情呢!下次您去,他们一定会同意!”

青蛙一次次地劝说,农妇一次次地挨打,一次比一次惨重。但她知道财主美丽的三闺女是孩子的命,孩子是妈妈的命,她岂能不去呢?只要还剩下一口气,她就一定会为孩子拼命。又过了许久,青蛙对遍体鳞伤农妇说:“妈妈,这次您就不要从大门进去了,也不必带聘礼。您只身从小门进去,给守卫的塞些银两。让他带您到门前立有龙角的那栋房子。那里才是住着你儿媳的父母呢!”

农妇照着青蛙的吩咐,果然见着了财主夫妇。“真是贱妇不知贱!你养了一只丑娃还不嫌丑啊!成心来羞辱我们家女儿,我不打死你!”那财主夫人说着就追着农妇打。

“唉,可不能这么说!来者是客,人家也是为着儿女嘛!猪也是儿,狗也是儿!”财主花了好些力气才拦得住他的夫人。“你既然来了这么多回,也可见你的诚意!你儿子喜欢我闺女,我也没有反对。你儿子是一只只会滚地的蛙,我也不计较。不过,我们是大户人家,大户人家得有大户人家的规矩!这,你不是不知道!”他轻虐地看了农妇。

“您请说!只要您同意,什么条件我们都答应!”农妇有点喜出望外,高兴地看着他。

“其实也不是很难。第一,我们家房前那两座山,没有对接好,漏了个风口,冬天老是吹风,你只需抬三头猪来,把它堵住即可;第二,我想在院子里挖一眼酒泉,常年出酒,不能间断;第三,我要两双草灰织成的鞋;第四,我要三根龙须。要是这几个条件,你都能达到,那就可以风风光光地来我们家迎娶新娘子吧!”这样的条件 ,即便是神仙也未必能办到,何况区区一农妇呢?财主说完,拂袖而去。农妇果真被吓得黯然失色,悻悻而逃。

“怎么样?妈妈!”青蛙仍然站在门口,满怀期待地问。

“同意是同意了,不过还是没有希望的!”农妇有些落魄地说。

“怎么样,您 说嘛!”青蛙昂然自若地问。农妇将财主的话一一重复了一遍。青蛙听了,胸有成竹地说:“这简单。三头猪嘛,用竹子编个框架,贴上皮就可以啦;酒,不就是水嘛,凿个木简给他们家引一渠水就可以啦;灰鞋嘛,先用草织成鞋子,再放在坛子里烧就可以啦;龙须呢,向龙王借几根就可以啦。”

农妇别无它法,只好半信半疑地按照青蛙说的去做。于是招朋喊友,分工安排。忙活了几个月,猪终于编好了,水渠引好了,灰鞋也做好了,剩下的就是龙须了。农妇又去拜了阴阳先生,看了黄道吉日,叫上全寨子的族人,到龙潭边去吹笙打鼓。闹了三天三夜,龙王终于耐不住,派出一匹白来。白马问气汹汹地问:“谁人在此办何事?扰到我们家老爷了。”

“青蛙要娶妻了,我们正给他庆贺呢!”众人齐声说。

“新娘子是谁呀?”白马又问。

“新娘是东门财主家的三女儿。”众人答到。

白马将看到的和听到的一一告诉了龙王。龙王出来问青蛙。“蛙,你要娶妻了吗?”

“是的,老爷!”青蛙答到。

“这么漂亮的新娘子,我得给你准备点礼物吧!”龙王笑着说。

“老爷,我正想向您借点东西呢!”青蛙说到。

“你说吧!只要我能给的,都给你!是金银吗?”

“不是!”

“是龙珠吗?”

“不是!”

“是白马吗?”

“不是!”

“是龙宫吗?

“也不是!”

“那是什么呢?”

“我想借您的三根胡子!”

“这还不简单。”龙王笑了笑,随手扯了三根胡须递给它。

现在聘礼都齐了。农妇又去拜了阴阳先生,定了黄道吉日,准备过去迎娶儿媳。财主知道了,既懊悔又恼怒。消息一传开,大家都知道了,于是不敢食言,只好认命。

财主家的三女儿,一时难以接受,天天哭着闹着。但慢慢地,还是任命了。离家时,她无奈地说:“在家从父,出嫁随夫。嫁鸡随鸡,嫁狗随狗。父亲既然把我嫁给了青蛙,那我就跟青蛙走了。”接亲那天,财主夫妇哭着送走了女儿。

财主的女儿到了农夫家,很是难过。她不会干农活,不喜欢农妇,更不喜欢青蛙,整天度日如年。白天,青蛙一靠近她,她就把青蛙踢走;夜里,她把青蛙独自锁在厨房里,任它蹦来蹦去,全身脏兮兮。越看越丑,越想越恨。

她百般折磨,青蛙终究没有死去。日子一天天的过去,终于到了多年一届的芦笙节。寨里寨外,男男女女,主主宾宾都穿得花枝招展。只有青蛙,怎么打扮,都不成人样。财主女而越看越生气,越想越难过。寨里的人们,吃了早饭,相互邀约着,都去了芦笙会场。

“别人都去参加芦笙会了,你去吗?丑怪!”妻子问着它。

“我就不去了,你们去吧!我太丑了,丢人现眼!”青蛙忧伤地说。

寨里的人都走了,四周静悄悄的。青蛙才一蹦一蹦地沿着芦笙会的路往前跳过去,到了龙潭的旁边。青蛙钻进一块大石头里,蜕了皮,换上漂亮的衣服,变成一个十七八岁美若天仙的美男子。美男子拿着精致的礼物,骑着白龙马向芦笙会场奔去。他到场时,姑娘们刚转到第二圈,芦笙舞正热烈地进行。美男子风姿卓越,翩翩步入舞场,将精美的礼品一件件地呈给跳舞的姑娘们。霎时,吹笙的忘了吹笙,跳舞的忘了舞步,观众也停了喧嚣。全场静悄悄,所有的眼睛都注他身上。美男子将礼物发了一圈,还没来得及待人们回过神来,就跨着白龙马飞一般地消失了。如梦如幻,倘若没有礼物为证,谁敢相信这不是春梦一场?

他走了之后,一片欢呼,一片沸腾。人们有的是亢奋,有的是失落,有的既亢奋又失落。亢奋的是见到了从来没有见到过的美人,得到了从来没有想象过的礼物;失落的是,还没有来得及看个够,那美人就不见了。会场内外、寨东寨西纷纷议论,霎时成了有史以来最狂热的新闻。青蛙妻子的躯体虽然回到家中,魂魄却丢一般地跟了那个美男。“今天在会场遇见一个美男子!那个美啊,简直可以叫人痴狂!即便所有的人倾尽所有的言语都不足以表达他的精致!要是谁能有幸与他共度一宵,即便是耗尽三生时日,那也不枉!”她不停地夸赞着。

“真的有这么美吗?”青蛙满不在乎地问。

“那是当然。像你这么丑的怪物。人世间的美,你岂能知道呢?”

见妻子如痴如醉、癫癫狂狂,除了溢美那男子,几乎忘了自己还是个人。青蛙忍不住说:“其实那个男的就是我!”

“怎么可能是你呢?你这么丑,是个人都比你好看。”妻子立马训了它。

“真的,确实是我。不信,明天你看,他肯定不来了。”青蛙半真半假地说。

新闻传开后,必然掀起大波。第二天来的人更多了。老到七八十,小到一两岁,有的星夜赶来。早早的,人们就把会场围得严严实实,把眼睛瞪得圆圆鼓鼓,生怕眨一眼功夫将错过万年光景。舞场里的姑娘,跳啊跳啊,一圈接一圈;吹笙的少年,吹啊吹啊,一曲又一曲;周围的观众,聚精会神,激起百倍精力,似乎人人都已知道奇迹就会发生在下一秒那样。一秒一秒地等待,一秒一秒地惊心,一秒一秒地失落。人们忙活了一天,眼睛没有休息片刻,从早到晚,昨日的美男子终究没有见到踪影。天黑了,不得不铩羽而归。

见到妻子归来,满是落魄。青蛙傲娇地说:“我就说嘛!今天他不来!等着明天吧!”妻子听了,半信半疑,想看它又不想搭理它。

又过了一夜,已是芦笙舞的最后一天了。芦笙会只要还没有结束,人们就得一如既往地进行下去。吃了早饭,财主的女儿如同前两日那样,跟着寨里的人一起出发。不同的是刚走了不久,她就偷偷地躲了起来,心想验证一下昨夜丈夫的话语。待人去寨空的时候,青蛙又独自一人一蹦一蹦地前去。妻子发现了,偷偷地跟在后面。走着走着,发现青蛙突然钻进石缝里去了。不久,一个美男子骑着白马、带着礼物,从龙潭里一跃而出,好是一个活脱脱的神仙,长得跟前天见的一模一样。她内心激动不已。待美男子远后,她走进石缝,发现很大一张既惺又丑的青蛙皮。她扛着青蛙皮,飞快地往家里跑。一到家,她就把蛙皮放在炉火上烤。又加了大火,搬来风箱,不一会儿蛙皮就飞灰湮灭了。这时,她才长舒了一口气,又忍不住为自己的聪明才智和今后的王子丈夫欢声雀跃。她以为,只要毁了那张丑皮,她就可以跟她的白马王子过上幸福的生活了,再也不用面对那只可怕又可恨的青蛙。

想着她的白马王子,想着她今后的幸福生活,她不经痴痴地笑了起来。她决定要做一个贤良的美娘子,决定将最美丽的自己献给最心爱的王子。于是她杀鸡宰鸭,亲自下厨;又重新布置了新房;而后又开箱捣柜,穿金戴银,换上最美丽的嫁妆,想把自己打扮成天底下最美丽的新娘。

不久,哒哒的马蹄响了,果真是王子归来。她激动着,期盼着,又怯懦着,不知以如何的姿态站在王子面前。照了上百遍的镜子,换了上百次的装束,此时她已变成天底下最美丽的女子了。但她的内心还是还忐忑不安,她还是远远不满足于自己的容貌。这时,她不想听见任何的声音,也不想看见任何的东西,她只想静静的尽快的与王子紧紧的融在一起。

尘世间最痛苦的事情莫过于越是想要的,越是难以得到。她期盼着,期盼着,却始终没有听见王子的声音。终于按捺不住心中的澎湃,她悄悄地走了出来。正好遇见王子站在门口,背对着她,冷冷地说:“你拿走我的东西了吧?快还给我吧!”

“没有,我没有拿!”她温柔又坚定的说。

“你拿了,肯定是你拿的!”

“没有,我真的没有拿!”她还是坚定的回答。

“还给我吧!我知道是你拿的!我也知道你不喜欢我过去的样子!只要你再给我一点时间,我就是前天你见过的我。但现在我还不能面对你!”

“那个……我烧了!”她终究还是瞒不过他。

“唉!”他伤心地流下了晶莹的泪水。“人世间真是太虚伪了,我还是回去了。”说完,他浑身炸开了水泡,顷刻间化成了一滩血水。


编辑:姜显荣【关闭窗口】 【返回顶部】 【打印文章】
上一篇:苗族古歌里的“猴事”
下一篇:苗族歌鼟中的典故
相关信息
最新图片
最新发布    
·中国人类学民族学研究会...[新] (11/15)
·全国单列苗族自治县政协... (11/14)
·苗族歌曲进校园 传承非遗... (11/14)
·赫章县苗族芦笙舞《飞笙... (11/13)
·2018·中国蚩尤文化研讨会... (11/13)
·贵州省苗学会“2018年学... (11/12)
· 贵州省苗学会2018年学术... (11/11)
·西部绣娘的东方之梦 (11/10)
·贵州:开怀片区民族文化... (11/09)
·美丽村居不容“藏污纳垢... (11/09)
苗族人物    
·一对苗族父子 定格酉阳6... (10/24)
· 返乡创业有智慧 置... (10/08)
·守住雷公山绿水青山 走乡... (08/25)
·隐居城步苗乡70年后终获... (08/22)
·一步之城 四杯油茶 (07/17)
热点关注    
·侯艳琴——新时代苗族“仰...[233024]
·试谈苗族的历史框架[144510]
·建议加快深化对西部方言区...[133761]
·对汉文史料的弃伪存真[133649]
·贵州麻山苗族农民抗暴斗争...[74089]
·黔兴王国-(苗族长篇历史小...[39347]
·黔兴王国-(苗族长篇历史小...[36906]
·贵州省苗学会举办2010年迎...[34578]
·《雷山苗族医药》一书出版[28243]
·苗学走向世界[26010]
推荐信息    
·苗族歌手:雷艳 [06/18]
·贵州省苗学会简介 [06/08]
·《苗学研究》杂志简介 [06/07]
·《中国苗族网》简介 [06/06]
·中国苗族网联系方式 [06/05]
·试谈苗族的历史框架 [05/23]
·苗族歌后——阿幼朵 [05/23]
·侯艳琴——新时代苗族“... [05/23]
·贵州省苗学会七届二次常... [03/30]
·贵州省苗学会第七次会员... [12/23]
 
Copyright www.chinamzw.com 版权所有:中国苗族网 黔ICP备11001344号-1
主办单位:贵州省苗学会 地址:贵州省贵阳市南明区花溪大道北段18号(次南门原省轻工厅二楼) 电话:0851-85620228
网站管理:13688513435(潘昌勇) 投稿邮箱:2114621977@qq.com 中国苗族网QQ群:37732091
免责声明:部分文字及图片转载于互联网,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果有侵权,请告知本站,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谢谢您的合作!
网站设计:贵州狼邦科技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