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知公告 新闻动态 学术研究 苗族人物 苗族语言 风俗习惯 宗教信仰 苗族节日 历史钩沉 文化遗产
苗医苗药 苗族绝技 民间故事 苗族服饰 苗族银饰 苗族工艺 音乐舞蹈 影视天地 苗族美食 苗族村寨
区域经济 苗疆旅游 文化教育 书画摄影 产品推荐 法律天地 苗族企业 文学之窗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主办单位: 贵州省苗学会
《苗学研究》及《贵州省苗学会》投稿邮箱:2114621977@qq.com
  您当前的位置:网站首页 >> 文化遗产 >> 再叙“偏桥四景”
再叙“偏桥四景”
作者:吴安明 来源:本站原创 日期:2014-05-24 阅读:3987

有人说,施秉的历史不长,所以没有什么可文化底蕴。其实不然。施秉可长了,苗族古歌说:树叶人体上穿,刺黎为主粮。赤脚山上翻,蕨粑当饭菜。衣着银饰戴,五服身上穿。再看史诗,其记载也不绝于耳。有诗云“汉郡唐州初可考,苗风汉俗不相同。东连梦泽江流远,西接滇池地势雄。”说的是偏桥这古镇在秦汉就有历史记载。而且说这是东连湘楚,西连滇池的地方。说明中原政府的政权,其权力已早延伸到了这个地方。更把神话中的大禹治水也连了进来。言:“怪石蛮云隔岸多,沅湘西上古牂牁。禹功导水留兹险,将略征南俟再过”。说的是古偏桥潕水,两岸均为苗蛮,这地方在沅江之上的“古牂牁”之上,怪大禹治水时留下一莫名其妙的险滩,诸葛孔明征南时才又跑这到这地方来。这诸葛孔明也不是来做什么好事,他是想将其纳为其西蜀版图而已。要说历史,楚王才是有雄才之大略,晋代常璩在《华阳国志•南中志》说“楚威王遣将军庄蹻,循沅水,出且兰,以伐夜郎,植牂柯系舡,因名且兰,为牂柯国。”“牂柯”也就是潕水,苗话叫现在叫“敖沃”,也就是潕阳河。潕阳河不就是现施秉的潕阳河么?“牂柯”一词出自苗语,也即为“刺黎”,用苗族语言也就是“嘎达几扑托”——刺黎地。说明:在汉代,楚国(苗族建的诸候国)的领地达施秉。

那么施秉——主要说的偏桥(现在叫城关)为中原政府所属,当然是明代。施秉原在马号乡老县村,因为当时的交通以河为主,清水江是交通大动脉。正统九年在马号老县置施秉县。以其境内有巴施山和秉溪河,各取一字,取山水之名,为“施秉”。

至于“偏桥”来历,古书已云,北魏郦道元《水经注•浊漳水》:“崿路中断四五丈,中以木为偏桥,劣得通行。”而施秉之偏桥则因为附近的打杵岩处——潕阳河北岸有古栈道,栈道一端插入岩壁,外部悬空,所以叫偏桥。偏桥地苗话叫“千旧”,其意与汉名差不多。

施秉以前面积很大,当时施秉归镇远府管,明时镇远府,一府领两县,这个两县就是施秉县和镇远县。而面积最大的是施秉县。上次我在写一篇关于佛顶山西的文章,有个石阡的网友对我把历史上的佛顶山说是施秉县的时候,他火了。其实是他不懂,稍微有点历史知识的人就知道了。施秉县是贵州省最大的县,面积八千多个平方公里。是民国时候将施秉划小了。也就是袁世凯大总统时,贵州省搞了一个关于“插花地案”,于一九一五年八月三十日,将施秉县原有的忠、孝、廉、节4里中的廉、节2里所属的乌江内外地面,以及忠、孝2里的岩门、青口、凯楼、都坪、金盆场、下铺子等处百余个村寨分别拨归石阡、湄潭、凤泉、余庆、思南、镇远各县管辖。所余辖地不足原有的4/1,民户减少5/6,粮税只及往昔的一半。因为大,所以当时所建的城不小,偏沅巡抚也才安插在偏桥这个地方。这也是题外话。

现在我想说的是“偏桥八景”中的“四景”。

每一个地方,都有它自身的地域文化,其“八景”是带有地域性的,也中唯一性。施秉“八景”也有其地域性特征。现介绍其中四景,以飨读者。

偏桥郊望

明清施秉县城(原为偏桥卫城)现在找不到地方了,但从志书上我们也还能找到它的基本轮廓。也就是施秉的东门、城湾头、白家塘、文化街、鼓楼街。县署在老人委,卫署在县委侧。城外有西街、正街、柳塘堡(又名解放街),其东门之外,杨家街均在县城之外。其所谓郊外,主要是平宁、中沙、东门、黄平街。郊外与水相连,无论是潕阳河或是小河都是其范围。郊外很美,美在两河和田陌。从西街至平宁,那可是一眼尽田寮,滿眼尽烟波。在明代,这些田园多是苗民所种,明设偏桥卫后,才有汉民进来,卫所有宋氏,潕溪(现叫伍旗)有杨氏,北岸有安氏,中寨和杨家街有杨氏,他们成了“千户所”或“理苗”——管理地方民族事务的头人。

在郊外,其苗也勤,他们口朝黄泥背朝天,耕耘自己的耕地。但因为田地不是很好,收入也不多。但这些老实巴交的人没有什么奢望,只求一个好的平安而已。偏桥有不少的特产,柑樜、柚子等等。当秋季到来,这里瓜果飘香。让这阡陌间朴素而唯美。于是,闲暇之时,文人或官员总是要到这些地方去——也算是一种了解民情吧。有悲观者言:“楚水偏桥尽,黔山平越多。城阴最惨淡,一路少田禾。”感叹这“一路少田禾”的地方,何必还要这些地方呢。而另一些人则认,这地方很美,那么美的田园,还有那么多勤劳的苗民,我们还为什么要驱逐他们吗?不如用“安抚”的办法,让他们留下来。有个县令叫李育熊的,他到郊外巡视了一番,很有几多的感概,于是他写下了《偏桥郊望》一诗。诗云:“西郊闲散步,一望尽烟波。惟见采樵人,相将陌上行。圃场空自筑,采黍已无多。抚字应须急,徘徊意若何。”李育熊不是本地人,作为朝庭命官,他认为要稳定这一方水土,都是一些砍柴的人,加之他们“采黍已无多”,还有什么犹豫的呢?我们的政府还是尽快“安抚”他们,让这郊外之美存在吧。

柳塘夜渡

柳塘堡是施秉桥头堡,它位于施秉中沙大坝南面,是潕阳河的正北岸。人们从湖南入偏桥必须先到柳塘堡。明清时期,这里是偏桥驿站所在地。这地方不简单,有街区,有驿馆,有马肆,江南来的人多在那里闲脚。其河岸杨柳依依,其北面又临千亩的沃野。作为要塞,那里也驻扎着军队。两湖会馆和江西会馆均设于此。两湖会馆始建年月无考,据载其占地3000余平方米。建筑以火砖、青石、木村为主要村料,大门左右各置石狮一尊,门厅正面婆枢翘廓,门拥门柱用青色大理石打应而成;塑有占代人物、以及鱼龙飞凤浮雕,整个造型蔚然壮几一厅顶L方以八卦状向上盘升成圆拱形;中央彩绘的阴阳图秦直径约二十米;其余建筑的照壁全部用火砖封砌,亦为婆橹翘角,均饰有以古代文武职官那漂亮。威武的石柱,那些碑帖,还有龙飞凤舞的雕刻,起伏多姿的瓦楞……这些古老的建筑是上世纪七十年代才消失的。

就是在这里连接着施秉县城历史上曾多次修有桥梁。清康熙《贵州通志•艺文志》收录有贵州巡抚卫既齐撰写的《重修偏桥碑记》,内中有句:“县北门外故有桥,名偏桥。”而据康熙《贵州通志•关梁志》记载:“跨虹桥,在偏桥东郭外。皇清康熙二十七年夏五月,水溢桥圮。总督范承勋,巡抚田雯、卫既齐,提督陈奇,布政使董安国及司、道、府先后共捐银一千六百两有奇重修。”又据乾隆《镇远府志•关梁志》记载:“跨虹桥,在偏城东北。原是以舟为渡。明末架石九空,木板镶之,上覆瓦屋共计三十六间,中架楼供大士,其中两旁施栏槛,东西各一坊,极为工致。康熙二十九年夏,谽水溢,桥圮。总督范承勋,巡抚田雯、卫既齐暨文武各官捐助,易为石桥。”因此可以断定,在明代,跨越潕阳河的桥可是中国最早的“风雨桥”了。

我们不知道什么原因,柳塘堡也曾荒芜过一段时间。桥,可能也在蹋圮之列。人们从柳塘堡渡潕阳河进县城时,多还是渡船。有官员至施秉来,到柳塘堡一望,没有了桥,也便宜有几分的担忧。当一条小船从对岸过去以后,才恍然大悟:原来要过河也是方便的。于是有文人题写诗文:“楚水黔山一路通,月明两岸忆长霄。临河莫愁公无渡,指点迷津有船摇。”

陈珣陈珣(1667——1721),字自东,号特庵,贵州省施秉县人,康熙六年(1667年)生于施秉(当时为偏桥卫城)城东的锅巴庄。是康熙三十三年(1695年)进士,诰授中宪大夫(正四品),官至大理寺少卿(相当于现最高人民法院副院长),曾授光禄大夫。他为官清正公允,既受百姓拥戴,又得皇帝赏识。陈他很爱自己的家乡,还主持编撰过一部《施秉县志》。在他任山东省冠县县令时,其母过世,曾回到过家乡服丧守制。这时的他,不知是仕途有了转机而春风得意?还是家乡真有了变化?总感觉施秉好像“兴旺”了一些。因为柳塘堡古庙得到了恢复,庙里的弟子也有“救济众生”的功力了。他认为这是皇恩所赐。于是写下了《柳塘夜渡》一诗:诗云:“千年兰若久荒芜,一旦从新见古初。释子漫劳夸佛力,圣明天子巩皇图”。我想那是康熙年间,社会可能有了一定的安定,人民生活有了点改善,古寺钟声响起,那肯定是皇恩浩荡,圣皇之下,百业兴隆,百家安康了吧。《柳塘夜渡》写的是庙宇的兴旺,也折射出百姓的安康,而“柳塘夜渡”从此也便是偏桥一景了。

百丈飞泉

百丈泉在施秉县城北面,离县城很近。从大桥中寨出发,沿着一条小溪进去,这里有田园三五坵。有大小瀑布十余个,小瀑布之下由于水力的作用,形成了无数的水潭。谷沟壑纵横,奇峰林立,古木参天,构成一幅巧夺天工的山水画廊。据有关专家考查:由于距今一亿三千万年前的喜马拉雅造山运动,地壳曾几度升沉,地层断裂,经风化侵蚀,形成了今天的大峡谷景观。雄、险、奇、秀是峡谷主要特色。其山中幽深,峰峦层叠,翠映生晖。而最高处的瀑布高约三百米,来水不大,泻到瀑底时,如翠珠撒落,满眼烟雨。有庐山瀑布那种“飞流直下三千尺,疑是银河落九天”那种感觉。《镇远府志.山川》载:“百丈泉,在偏城北,石壁数百仞,水自上而下,若委綀然,无风而雨,润田百顷,雁荡、匡山未足奇也。”志书认为这里的景比山东济南的匡山,浙江温州的雁荡还要美,还要奇。陈珣对这里的景也大加赞喻。他的诗《百丈飞泉》这样说:“一线疑从天上来,白龙千尺挂苍苔。田畴日日甘霖偏,不用山风送晚雷”。

不过,现在的瀑布小了许多。1958年,当地政府此用这条河建成木制旋浆式水轮机,成功带动10千瓦发动机。1964年,将鸡公岩木制旋浆式水轮发电站,改建成全县第一座水力发电站,这也是贵州省首座高水头发电站。它的发电,改写了贵州没有高水头发电站的历史。

施秉是贵州省第一个实现电器化县之一,现在有很多水力发电站,其中观音岩水电站年发电量达八千多万千瓦时。能不能将鸡公岩电站停运转,让其进入历史博物馆,让其水流回归瀑布,恢复“白龙千尺挂苍苔”的气势呢?

双江渔火

潕阳河,古牂牁,又名潕溪、镇阳江。发源于贵州省瓮安县。穿山越谷流经黔东南州黄平、施秉、镇远、岑巩和铜仁地区玉屏县出湖南新晃、黔阳等地汇入洞庭湖。全长400多公里,其中蜿蜒贯穿施秉县56公里。潕阳河流过高寨塝后,河面宽阔起来,向南又向东,转了几个大湾后,在城北杉木河来并,再向东又有小河来并,形成一个大的三角洲。交界处当地人称之为“双江”了。施秉县城就坐落在这个三角洲之上。施秉县城是全国少有的处在三江合流之地。有人称施秉为“千里潕水第一城”。

因为有河,所以鱼自然不少。潕阳河里鲤鱼、鲫鱼、黄尾、红鱼、青鱼、鲖鱼、鲶鱼、油鱼等等,应有尽有。作为水乡,以捕鱼为生的渔翁。撒网、垂钓或用鸬鹚打渔都是他们的内行。小时候,城外的沙滩很多,岸边还长着许多的水芭茅(芦苇)。当渔舟划过潕阳河,河中泛起朵朵浪花,岸边芦苇依依。在渔夫的指挥下,不时有鸬鹚翻滚,别有一番野趣。

偏桥,古苗疆腹地,大约在两千多年前这里就居住着苗族。苗族古歌唱道:“太阳往西走,我们往西走,跟着河水上,看到个坪坝,九条河来归,八座山来跟,水獭滩上转,鹭鸶水面翻,阿公才说道,这里干活去。”他们从江南来,对水情有独钟。他们除了捕鱼,还种植水稻,柑樜。我们不知道,这些打渔的船象不象鲁迅笔下绍兴农村相对落魄时期乌篷船。我见到过清水江那种打鱼船,那种船是用竹木编织的棚盖着的。作为以船为家的人来说,那肯定也搭建得很好。

潕阳河畔当是苗族的多,正因为如此,官员们见到的都是穿着艳丽的服装,问候的都是些生活锁事。有诗云:“逢人多卉服,珍重问桑麻”也就是真实的生活场景。两江口是一片宽阔的沙滩平地,翁夫们打完鱼后,要休息下来。在河岸边生起了大火,或烤身上的湿衣,或烧火烧菜煮饭。火光映红了河畔。看到这样的情景,陈珣借景生情,便赋诗一首:“不弋冥鸿却羡渔,乾坤箐火一丘墟。江边疑有严陵迹,点缀波光胜石渠。”其意是说,他不羡慕高飞的鸿雁,而羡慕打渔的渔夫。渔夫们那一堆堆的烧旺着的渔火,你能体会到他们的艰辛以及收获带给心里的充实。在这个双江之畔,我仿佛看到了严子陵留下的足迹。清澈河水波光闪闪,这潕阳的风光胜过了石渠。

严陵就是严子陵。他是东汉人,和刘秀是好朋友,刘秀当了皇帝之后思贤念旧,令绘形貌寻访。他听到消息后,赶紧躲避起来,使者只得泱泱而返。为了避免朝廷再找麻烦,他索性带着家人,迁居桐庐富春江边种田、钓鱼。我们不知道陈珣是不是以严子陵喻自己。是不是陈珣在任大理寺少卿时弹劾弹劾总督巡抚徐彩官等人,而此案又迁涉康熙的太子雍正。康熙也怕这案涉及雍正,而轻判了徐彩官。为此他回到了故里,隐居下来了吗?史料说,雍正即位后,为了树立自己的大公无私、严格执法的形象,于雍正二年(1724年)重审此案。把原已流放的徐彩官抓回来,处以绞刑。雍正后来还褒奖陈珣。同时,雍正还下旨给自己的舅舅隆科多,令他查找陈珣的下落,欲给予封赏。但此时陈珣已辞世两年多了(此史料引自宋永泉《大理寺少卿陈珣》)。

石渠,出自柳宗元永州“九记”中的《石渠记》。柳宗元观游袁家渴之后发现了石渠,并随州牧(永州刺史韦彪)两次到石渠,对石渠进行清理疏通,让石渠的美景全部显露出来。文章记述了作者沿渠探幽,追求美景的事。表达了作者探奇制胜,拓宽胸怀,追求胜景借以抒发胸中积郁之气的感情。我想陈珣也借这《双江渔火》表达自己复杂的心情吧。


附:偏桥八景即:偏桥郊外,柳塘夜渡,平宁古寺,百丈习泉,玄都晓钟,桂苑秋香,双江渔火和虹桥月夜。

编辑:网站管理员【关闭窗口】 【返回顶部】 【打印文章】
上一篇:乡村秘境——陶家塘
下一篇: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苗族织锦技艺
相关信息
最新图片
最新发布    
·贵州省苗学会2022年学术...[顶] (08/15)
·贵州省苗学会职务任免 (08/07)
·贵州省苗学会书画院送文... (01/11)
·关于暂缓召开贵州省苗学... (01/08)
·第五届中国纺织非物质文... (12/31)
·谌贻琴在省委民族工作会... (12/14)
·黔南州苗学会组织学习贯... (12/12)
·贵州省苗学会召开会长办... (11/21)
·雷山县苗学会传达学习贵... (11/08)
·贵州省苗学会书画院新址... (11/06)
苗族人物    
·神医妙药济世昌 (05/31)
·苗岭深山孕传人 苗绣技... (09/25)
·王贵旭:第一书记勇担当... (06/11)
·石朝江:自题小像 (04/11)
·选 春 联 (01/20)
热点关注    
·迎新春-蝶韵枫彩鼓声来:2...[17246]
·“众志成城 共克时艰 同...[10350]
·贵州赫章:《苗族大迁徙舞...[8879]
·贵州从江:苗族同胞欢度“...[8779]
·贵州纳雍:六百年遗风——...[8498]
·搭乘“一带一路”快车道 苗...[8198]
·大方县苗学会主题教育实践...[7987]
·赫章县苗族传统文化传承学...[7769]
·赫章县苗族农民画师王桂兰...[4454]
·贵州省苗学会第八次会员代...[2936]
推荐信息    
·贵州省苗学会2022年学术... [08/15]
·贵州省苗学会第八次会员... [10/24]
·赫章县苗族农民画师王桂... [11/15]
·爱心款:捐款实时公告! [02/26]
·“众志成城 共克时艰 ... [02/20]
·苗族文化“追梦人” [03/16]
·迎新春-蝶韵枫彩鼓声来:... [01/20]
·丹寨县贺岁公益电影《安... [01/19]
·十五年风雨路,亲情一家... [11/29]
·试谈苗族的历史框架 [05/23]
 
Copyright www.chinamzw.com 版权所有:贵州省苗学会
地址:贵州省贵阳市花溪区贵州民族大学老校区六号教学楼211室
投稿邮箱:2114621977@qq.com 中国苗族网QQ群:37732091
免责声明:部分文字及图片转载于互联网,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果有侵权,请告知本站,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谢谢您的合作!
网站设计:贵州狼邦科技有限公司